<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指間誕生的甜蜜藝術:鄭建軍和他的“吹糖人”

      發布時間:2020-09-30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晶瑩剔透的糖人不僅是一代人曾經的零食、玩具,更是他們腦海中不可磨滅的珍貴記憶。舊時的大街小巷、集市廟會,總少不了吹糖藝人們肩挑挑子的身影。吹糖藝人的小糖攤兒無論擺在哪兒,小孩子們都能把攤兒團團圍住,爭先恐后嚷嚷著要買著吃。他們睜大雙眼滴溜溜地轉著,驚奇地看著一個個栩栩如生的小動物從糖人師傅的靈手中誕生。
       
        如今,吹糖藝人已難覓蹤跡,吹糖人這門歷史悠久的中國傳統手工藝精粹也在淡出人們視線,悄無聲息地走向失傳的邊緣。據了解,在西安市長安區瓜洲村,村民鄭建軍卻還依然默默傳承著這門民間技藝。于是筆者慕名前往,尋找這一位民間吹糖藝術家,希望能一睹吹糖技藝,聽一聽他與“吹糖人”的故事。
       
        遇糖:緣起糖畫,半路出家
       
        鄭建軍,1976年生,是個土生土長的西安人。談起如何走上了“吹糖人”這條路,他坦言自己算是半路出家。他的祖輩、父輩都以畫糖畫為生,因此從小他便耳濡目染,接觸到了“糖畫”技藝。家中老人代代相傳,1850年前后,鄭氏先祖鄭普娃為了生計曾進南山擔碳,并在山中救下了一名被狼叼走的女嬰。女嬰家人感念其恩德,遂傳授熬糖做糖之法。后曾祖鄭成林傳承家藝,并不斷加以改進。傳到祖父鄭清賢手上,由于他晚年嗜賭如命,糖畫至此荒廢。祖父鄭清賢去世,繼祖父郭良斌頂門,父親鄭守毅更不敢提起家中舊事。祖父去世三年后,父親才慢慢說起鄭氏祖輩曾賣糖畫之事,傳授了他制作技藝,并將祖傳的糖畫柜子交給了他。賣糖畫時總會敲著銅鑼走街串巷,這對孩子們來說曾經是最具吸引力的聲音。鄭建軍回憶舊事時頗為感慨,言語中充滿遺憾:“可惜的是,父親10歲時將賣糖用的銅鑼丟失了。”繼承了家傳的糖畫技藝后,他還在外地學了三年廚師,后因結婚返回家鄉,最終改行學了吹糖人。同樣都是以糖為原料,糖畫是平面藝術,吹糖人是立體藝術,鄭建軍畫過糖畫,捏過面人,雕過蘿卜花,生活中還喜好手工制作。他便把自身已有的經驗融匯貫通,潛心學習吹糖人。2011年,機緣巧合,他又拜了吹糖傳承人雷增明為師,在不斷的摸索之中,漸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
       
        吹糖:眼到手到,口到心到
       
        走進鄭建軍家中,房間一隅,有一個極具特色的小木柜,這正是鄭建軍多年來吹糖人的必備工具。柜子是他自己設計打造的,柜上有一大一小兩個十二生肖轉盤。人們轉到什么生肖,他就做什么糖人造型,以此來增加趣味性。吹糖人前,需先熬糖。爐子置于柜子中央,鐵糖盆置于小爐子之上,待麥芽糖融化,鄭建軍就用一根小棍緩緩攪動,并不時將手伸入盆中,判斷麥芽糖的溫度和柔軟度是否已達到吹糖人的標準。他說:“這吹糖人火候的控制是關鍵。過熱則太稀易變形,冷了又太硬無法塑形。”隨后,他迅速從盆中挖出一小團糖稀,放在手中揉捏拉扯。他先用拇指捅出一凹坑,再輕輕捏住頂部,從中部開始將其向下拉長。拉長變細的部分迅速冷卻凝固,緊接著,他把氣球尾巴噙在口中,緩緩吹氣,球體部分就如同變戲法一般慢慢膨脹,逐漸變得透明。吹氣的同時,他雙手不停,在球體上輕輕地拉拽順勢捏出造型。整個過程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僅一分鐘的功夫,一個栩栩如生的動物糖人就吹成了。糖人做好后,用小木棍點上糖稀,粘牢固后即可方便拿著吃,也可插在小柜橫欄上當作招牌招徠顧客。
       
        看起來容易,“吹”起來難。說起吹糖人的要領,鄭建軍簡單地概括為“氣到力到,氣力相隨”八個字。他細心介紹,吹糖人在糖畫的基礎上演變而來,分為三個流派,有三種制法。一種將糖灌入模具,脫模即可制成;一種趁糖未涼透時使用剪刀,剪、拉、沾使之快速成型,再與吹出來的造型組裝而成;最后一種就是邊吹邊捏,也就是他現在使用的方法。“糖的配方、溫度等都會影響糖的軟硬度,進而影響造型。”可見吹糖人并不完全靠“吹”,還講究手眼嘴的協調配合。吹糖人時,揉捏糖稀形成一條輸氣通道,氣息塑造形狀,手捏修飾邊角,哪一個環節都出不得差錯。師傅領進門,修煉在自身。其中的細微分寸,包括下手時機、力度、手法、輕重變化,直接決定了糖人造型的流暢和生動與否。這些功夫不是光靠言傳身教就能領悟的,要想掌握還得下一番苦功夫,只能靠手藝人自己在練習中慢慢體會。鄭建軍吹糖人十余年,這些技巧早已爛熟于心。吹糖人的造型多種多樣,以動物居多,可為花鳥蟲魚,也可為飛禽走獸。鄭建軍幽默地說,全國吹糖人造型基本都以十二生肖為主,因為十個糖人九個胖,瘦了,吹不出來。的確,糖人造型都是圓潤飽滿,憨態可掬,最討小孩喜歡。
       
        “傳”糖:任重道遠,樂在其中
       
        談及吹糖人的由來,鄭建軍不禁娓娓道來:吹糖人起源于唐朝長安,是藝人們在糖畫的基礎上演變而成,后來才傳入內江、豐縣、天門等地。過去這一行業屬于三教九流里下三流最末行業,因此特別被人看不起,曾經幾度失傳。直到明朝劉伯溫的推廣,這一行業才有所轉機。古書載,劉伯溫落難之時被一位賣糖人的老人所救,劉伯溫于是向老人學習吹糖技術謀生,從此隱姓埋名,沿街叫賣。各行各業都樂于挑選一位有名望有背景的人來做靠山,以顯示自己行業的高貴,提一提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免被外人瞧不起。劉伯溫做過丞相,無人敢和他比,所以行業內就推他為吹糖人的祖師爺。經劉伯溫推廣,除了陜西,吹糖人在四川、河南、山東、北京等地也曾頗為流行。然而隨著朝代的沒落,以及手藝人本就不受重視的現實情況,吹糖人技藝的傳承到了今日仍然充滿阻礙。鄭建軍十分感慨,過去還有很多學吹糖人的手藝人,但現在少了,畢竟“也不掙錢”。小朋友們吃的玩的變多了,吹糖人的實用性減弱,觀賞性價值和娛樂性價值被更大限度地發揮。他開玩笑道,藝人前面都要加一個“窮”字,所以是“窮藝人”。據他所知,現在還在專門學習吹糖人的手藝人除他之外還有三個,一個在渭南,兩個在蒲城。要想為吹糖人的傳承添磚加瓦,可謂是任重而道遠的一件事。
       
        越是困難越要迎難而上。吹糖人好看,好玩,還好吃。為了使更多人感受到吹糖人這門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魅力,鄭建軍近些年來也接受過眾多媒體、學者的采訪報道,參加了各種各樣的演出。2019年就受邀參加了西安唐苑第一屆國際馬文化節非遺展演,并于年末登上了央視春晚西安分會場的舞臺。吹糖人對于鄭建軍來說,遠遠不只是一門謀生的手藝,這已經是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發自內心地真正熱愛這門工作,這項藝術。“我愛這個,喜歡這個事情。越是人喜歡這個事情,才能把它發揚光大。”鄭建軍微笑著說,“你不喜歡,師傅也不起作用。”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吹糖人”能走到越來越多的人的視野當中去,會有更多人愿意主動關注“吹糖人”,小糖攤兒能夠重新在街頭巷尾支起來,甜蜜的麥芽糖香氣能縈繞在每一個小朋友和“大朋友”的回憶里。(文/實習記者艾米杰)
       
       。ㄠ嵔ㄜ,西安市長安區韋曲人,陜西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西安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會員。精通民間糖畫和吹糖人,長安糖藝非遺傳承人。)
      責任編輯:艾米杰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帝意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