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營商環境,陜西應向江浙學什么?

      發布時間:2020-09-30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好的營商環境好比陽光、空氣和水,企業發展須臾不可或缺。優化營商環境更是增強一個國家、地區、城市核心競爭力的關鍵所在。
        
        近年來,內陸陜西全方位、立體式地優化營商環境,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與發達的江蘇、浙江等省份還有一定的差距。營商環境只有更好,沒有最好。陜西應從差距入手、向卓越看齊,學習江浙敢于自拆招牌的氣魄和智慧,學習江浙正視問題的自覺和刀刃向內的勇氣,讓好的營商環境成為陜西打造內陸開放高地、譜寫新時代追趕超越新篇章的重要抓手。
        
        陜西應向江浙學習那種敢于自拆招牌的氣魄和智慧
        
        說起營商環境應向江蘇、浙江學什么這一類話題,便想起陜西在江蘇掛職干部講述的蘇州市虞山經濟開發區這個六線城市的發展故事。
        
        虞山被譽為一個超級硬核的小城市,2015年位列中國經濟百強鎮第1名,2017年撤銷虞山鎮,改為虞山經濟開發區。之所以被稱為“超級硬核”,原因在于很多專家分析其發展是建立在“不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基礎上,轄區內沒有世界五百強區域總部、沒有央企的區域總部、沒有大型港口或交通樞紐、沒有大型礦產企業、沒有省屬公司總部、沒有行業領頭企業、沒有上市公司……
        
        那么,為什么能成為中國經濟百強鎮第1名?為什么能撤鎮設區?有專家分析認為,優良的營商環境是“虞山速度”的衡量標準。
        
        我們先看一個真實的案例:2020年1月23日,因新冠肺炎疫情武漢宣布封城。而常熟虞山經濟開發區則開始檢索數據庫,與之前有過溝通的投資客商又電話溝通。2020年2月18日,一位深圳老板飛到上海,被專車接到110公里外的常熟,面對醫療防護的巨大市場,虞山僅用7天就實現了從招商談判到口罩投產。而讓大家更瞠目結舌的是產品認證速度,從口罩投產到拿到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的醫療防護用品認證,虞山僅用了28天。
        
        你可想象一下,7天實現投產、28天拿到認證,這是虞山創造的“速度神話”。而在其他大部分城市,僅招商談判到投產少則3個月,多則12個月,取得美國的產品認證更是時長而繁瑣。
        
        不管是蘇州還是常熟的黨政干部,更是氣魄無量,2017年將“虞山·中國經濟百強鎮第1名”這塊金字招牌給“砸”了,設立虞山經濟開發區,讓一個鎮變成四個街道辦事處,“一條龍變成四條龍”,很顯然,蘇州和常熟的領導們沒有躺在功勞簿上過日子的打算。
        
        反觀陜西的“西咸一體化”,喊了20多年,進展卻不盡人意,陜西人不缺智慧,缺少的就是江蘇這種裂變重生的氣魄。
        
        專業人士分析“虞山速度”,有兩方面的特點:
        
        一是“升維打擊”,就是利用互聯網經濟帶來的數據和知識體系扁平化對中小型經濟體的賦能,有選擇、有路徑、有套路的從大中型經濟體中進行精準式的招商,并且培育成優勢產業的發展策略。其關鍵訣竅在于事先充分利用互聯網大數據和專業服務體系,對全球產業發展的趨勢和價值鏈進行“行業地圖描繪”,在此基礎上進行招商目標鎖定并制定精細化的扶持政策和條件要素聚集。核心要素是低調而精準。
        
        低調而精準體現在虞山的招商簽約現場。該掛職干部講述到,在其參與的一場簽約儀式上,常熟市委書記出席為簽約活動站臺背書,只發表了5分鐘務實而懇切的演講,沒有官話套話,沒有拍胸脯空頭支票的許諾。更讓人納悶的是,現場簽約的多家投資入駐企業,沒有公布企業名單,沒有公布投資額度,甚至連企業logo都沒有。而出席簽約儀式的是多位國內領先的高科技創業企業的負責人,大家皆在歡聲笑語中對此種安排好像也漠不關心。
        
        事后,一位第三方投資服務機構負責人告訴這位掛職干部,這種商業活動安排大家都比較輕松,也不會泄露商業機密。當地政府部門也不需要虛頭巴腦的信息和數字傳播,來為自己的工作吸引眼球,更不需要向上級表功。在蘇州的管理維度中重視的是實到投資數額和企業投資的營商環境滿意度。更重要的是,其他地方政府別指望能從虞山挖走有潛力的企業。
        
        反觀陜西某些市區的一些招商簽約活動,排場大、形式多,媒體大肆宣傳,一些有必要的宣傳無可厚非,這有助于提升士氣,壯大信心,但往往不注重落實的實際效果,為了撐面子,還摻雜著一些虛假的投資,導致面上的“虛胖”和實際中的“投資泡沫”。
        
        二是“葡萄架經濟”,就是把一些高品質、高緊密性、低相關性、經濟單元體量普遍不高的經濟結構稱之為“葡萄架經濟”。這些細分產業在保證產業利潤支撐可持續發展的同時,也造就了當地的經濟發展的穩定性和社會環境的優良品質。即便有任何一個或幾個企業出現問題,富余出來的勞動力也會很快被其他企業所吸并。
        
        反觀陜西的多數縣域城市,皆被一兩個產業或企業所綁架,一旦這個產業或企業發展遇到問題,所在的縣域經濟立即陷入發展困境,類似情況的負面案例不勝枚舉。更重要的是,這種為一兩個產業或企業所綁架的縣域經濟,在發展波動或興衰中極易引發各種社會問題。
        
        從虞山看蘇州,乃至整個江蘇,在經濟發展中有幾個明顯的特點:一是產業導入。就是先期對全球產業發展趨勢和價值鏈分布有深入的研究,企業來投資洽談,人家已經懂得你的斤兩。二是招商政策。他們對國內外重要經濟區域的招商政策有全盤性的分析研究,給出企業的條件無法抗拒。三是基礎設施。就是給客商提前準備好了標準化高品質工廠,這些設施都是政府和開發商合作,提前規劃建設好的標準化、模塊化工廠,企業只需要拎包入住。四是登記注冊。“一站式服務”在江蘇已成為過去式,現在為“前置式服務”,包括極為頭疼的消防審核,高品質工廠建成后,消防設施自然已經提前審查合格,無需企業操心。
        
        此外,在設備、原材料采購和工人招聘等方面,也有專門的服務對策,企業進來只需開足馬力生產,其他事宜則有政府搞定。
        
        而這一切的關鍵,都在于執行力,用事不過夜、雷厲風行、知行合一這些美好的詞語來形容江蘇的黨政干部一點也不為過。
        
        改革開放以來,江蘇能成為鄉鎮企業異軍突起的重要源頭,特別是民營經濟,完成了從“微不足道”到“半壁江山”的飛躍,讓人一次次意識到,一個良好的營商環境對經濟發展是多么重要。而虞山的發展案例僅僅是整個江蘇的一個縮影。
        
        那么,作為西部內陸省份的陜西,要打造內陸開放高地,應向江蘇學什么?
        
        一是以生態思維為導向的經濟發展模式,走向“大小平等、中外平等、多樣化協同”。陜西省經濟發展不能單純依靠“大項目、大訂單、大數字”,現代商業特別是互聯網經濟,往往是由高度緊密合作的中小型企業構成的產業生態。因此,漠視中小型創業企業的發展,也就意味著陜西經濟是沒有未來的,更不要提新舊動能轉換。
        
        二是研究型治理團隊的培養。摒棄“吹牛皮、喝大酒、拍胸脯”的公共治理團隊的標簽。在深入了解本區域稟賦和優勢資源的基礎上,培養一批精通細分產業地圖和價值鏈分布的經濟管理干部,讓他們掌握現代經濟分析手段,實現他們對創新企業或高新技術產業的精益服務能力,這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必備要件。
        
        三是敏捷型公共治理能力的建立。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地緣政治經濟變化的影響,全球經濟發展進入了“跨界競爭、技術為王、創新致勝”的發展局面之中,這種經濟發展軌跡對公共治理的敏捷型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戰。建立敏捷型公共治理能力,是陜西向江蘇學習的關鍵舉措,要培養出一批“聽得到炮火聲音”的敏捷型干部。
        
        正如蘇州市委書記今年3月28日在蘇州市營商環境創新大會上所講,我們精于“把能做的做到極致”,善于“把小細節干出大效應”,打造最好的創新生態、最強的產業生態、最優的親商生態和最公平的市場生態,真正形成“一切為了投資者,為了投資者一切”的營商環境,“不要我覺得,只要你覺得”。
        
        總之,陜西真正需要學習的是江蘇這種低調、務實、精道、敏捷的公共治理能力,讓陜西中小型企業或創業型企業得到適宜增長的營商環境。更要有敢于自拆招牌,裂變重生的氣魄和智慧。
        
        陜西應向江浙學習那種正視問題的自覺和刀刃向內的勇氣
        
        根據有關資料,2019年全國營商環境百強縣(市)分布在14個省,其中浙江全國營商環境百強縣(市)最多,占25個,江蘇和安徽分別占17個和15個,其他省份都不足10個,西部省區僅有四川(6個)、貴州(1個)和云南(1個)有縣(市)入列。陜西沒有縣(市)上榜。
        
        浙江營商環境為什么好?我們先來看,浙江是中國民營經濟的重要發祥地。在浙江,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生產總值、70%以上的外貿出口、80%以上的就業崗位都來自民營經濟。這些數據傳達出一個信息:浙江的營商環境對于民營企業來說具有著非常顯著的優越性和吸引力。
        
        這也說明了,營商環境的好壞直接影響市場主體的興衰、生產要素的聚散、發展動力的強弱,是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標志。哪里營商環境好,人才就往哪里走,資金就往哪里流,項目就在哪里建。浙江的營商環境就足以說明這一點。
        
        浙江又是憑借什么成為大眾心中的營商環境的“優等生”呢?
        
        通過梳理,一是推進政務服務“就近辦”“網上辦”“集成辦”,堅持用戶導向,加快政務服務扁平化、網點服務社會化、跨區服務通辦化、窗口隊伍職業化,推動政務服務向“全域化”延伸拓展;通過加快數據共享,實現“傳統服務”向“數字政務服務”轉變,將多個審批系統優化為“一個審批系統”, 消除數據壁壘,提高了審批效率,推動網上辦、掌上辦從“可辦”向“好辦、易辦、實際辦”迭代升級;通過“最多跑一次”向“一次不用跑”轉變,企業不交任何紙質材料,不用人工跑一趟腿,辦事更加便利高效;通過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拓展數字化技術在各領域的應用,推動政務服務從“單向被動”向“雙向互動”持續轉變。并依托“浙里辦”APP,建設“掌上辦事之省”“掌上辦公之省”,實現行政權力和公共服務事項“應上盡上”。
        
        二是浙江對標世界銀行的評價體系,出臺了“10+N”優化營商環境行動2.0方案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工作體系和評價體系。“10”是指營商環境便利化的主要指標,按照企業全生命周期分為企業開辦、辦理建筑許可、用電報裝、用水報裝、用氣報裝、不動產登記、獲得信貸、納稅、跨境貿易、企業注銷。“N”是指若干個無法很好量化的支撐性指標,具體有惠企政策、執行合同、知識產權保護、辦理破產等,是一組動態開放的指標。
        
        每一個指標,浙江都對應一個行動方案、一個牽頭部門,對標一個世界最前沿、最高水平。比如企業開辦,浙江實現企業從設立登記、公章刻制、銀行開戶、發票申領四個環節全流程全覆蓋,召集人行杭州支行等單位先后開展了四輪協調,現在在浙江普遍只需要2-3小時就可以辦理完畢。
        
        三是浙江致力于打造公平公正、透明高效、互利共贏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將營商環境作為法治浙江建設的重要內容。圍繞“法無授權不可為”“法定責任必須為”的要求,建立“雙隨機、一公開”制度,在保障執法公平公正的同時,提升了監管效能。
        
        為響應企業對產權保護的呼聲,浙江先后出臺了《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實施意見》和《關于新形勢下加快知識產權強省建設的實施意見》,強調從產權保護的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等關鍵環節著力,加快建立健全產權保護長效機制。完善產權保護的法律法規,解決企業發展的后顧之憂,打造公正透明的法治環境。
        
        例如浙江義烏市,在投資項目審批服務方面,取消了施工合同備案,取消中標價、竣工結算價信息和國有投資建設工程招標控制價報送等事項。對各部門的辦事流程重新進行了梳理,實現了“一份辦事指南、一張申請表單、一套申報材料,完成多項審批”的運作模式。打出“標準地+承諾書+代辦制”系列“組合拳”,高效推進項目前期工作,從而實現“標準地”項目拿地即開工。在義烏,一般項目能在7天內完成代辦,復雜一些的項目,最多20多天。
        
        例如浙江嘉善縣,立足長三角一體化,形成青田縣、嘉善縣、吳興區三地政務服務聯動,實現長三角一體化政務服務“無差別”,全力打造長三角一體化企業服務專區,推行“一站式、集成式、保姆式”服務,為企業落戶嘉善縣開通“VIP”通道,牽頭推進示范區政務服務“自助通辦”。
        
        例如浙江嘉興市,為了配合長三角政務服務一體化發展的要求,嘉興南湖區與蘇州吳江區達成合作,率先實現跨省的兩區政務通辦,公布了首批政務通辦事項庫125項,還依托G60科創走廊“一網通辦”平臺,開通了“吳越通辦”服務專線,建立跨區域24小時政務服務區、互通互辦專窗。涉及注冊登記、醫療許可、文化許可等領域,成為全國首個跨省行政審批聯辦標準,實現了蘇州事、嘉興辦。
        
        像此類的案例很多很多,正如浙江省時任省長袁家軍在講話中所說,優化營商環境是一場重塑政府和市場關系的政府自身革命,關鍵要有正視問題的自覺和刀刃向內的勇氣。優化營商環境是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推動政府職能轉變、打造區域競爭新優勢的關鍵一招,具有牽一發動全身的重大意義。
        
        反觀陜西,在跨區域政務通辦事項中,個別市僅實現了2-3個區之間的政務通辦,跨市間的政務通辦幾乎沒有,更別說跨省。陜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向記者表示,陜西應首先破解部門與部門之間的溝通障礙,如果單位與單位之間的溝通都要“跑斷腿”,做不到“最多跑一次”,如何能通力合作營造好陜西的營商環境?這位干部的說法記者也曾聽到一些干部抱怨過,的確,部門之間沒有良好的溝通協調機制,沒有強有力的落實能力、執行能力,那么,營造好的營商環境僅是一句空話。陜西在營商環境的打造上,應像浙江學習那種正視問題的自覺和刀刃向內的勇氣,要以優化創新創業創造生態為核心,以深化政府自身改革為重中之重,以政府有為帶動市場有效、企業有利、百姓受益。
        
        陜西應有從差距入手、向卓越看齊的內斂和虔誠
        
        “陜西的營商環境跟前多年相比好多了!”記者隨口問起,大多數人呢都是這樣的回答。這說明,陜西的營商環境一直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好多了!”三個字集中體現了陜西近年來在營商環境方面所做的努力和成績。
        
        近年來,陜西也把優化營商環境作為“追趕超越”中的一場自我革命。圍繞“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要求,對標世界銀行《全球營商環境報告》核心評價指標,打造一流的營商環境,陜西的地區軟實力和綜合競爭力正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
        
        從2018年被陜西確定為“營商環境提升年”開始,印發《陜西省優化提升營商環境工作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出臺《全面實施優化提升營商環境“十大行動”》;到2019年的“營商環境深化年”,出臺《五大專項行動方案》,率先在全國謀劃《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從立法角度保護市場主體、規范政府監管行;到今年印發《2020年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工作要點》,陜西在兩年多的時間里,陸續出臺了一系列優化提升營商環境的措施,直指營商環境的重點、難點和痛點。
        
        根據《中國城市營商環境報告》顯示,2018年,陜西營商環境綜合排名位居全國省區第11位,西安位居全國城市第10位。這充分說明,以西安為代表的陜西,營商環境在不斷向好改善。就拿西安來說,在優化營商環境、打造一流營商環境上的努力和成績有目共睹,各區縣、開發區更是將提升優化營商環境放在各項工作的重中之重。打造“西部最優、全國一流 ”的營商環境城市,是西安提升營商環境的不懈目標;大力構建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審批最少、流程最短、成本最低、誠信最優、服務最好的營商環境,是西安提升營商環境、實現追趕超越發展的持續追求。同時,西安還在建設新型“智慧服務城市”方面不斷發力,通過搭建大平臺、大數據、大系統,推進政務服務、公共服務全程網辦等舉措,讓企業、群眾辦事如同網購一樣便捷,打造“15分鐘政務服務圈”……
        
        西安市以及陜西的努力,客商和市民看在眼里,體會在辦事的過程中。不管是大客商還是小百姓,都切實感受到了高效、便捷、積極、主動、親民的服務越來越近,“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的衙門作風漸行漸遠。
        
        而2019年,西安的營商環境跌出全國前十,不得不令人遺憾。根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編撰的《中國城市營商環境報告》顯示,西安位居第14位,雖然跌出前十,但西安這幾年在優化營商環境上下的功夫,一點也不比前十任何一個城市少。只能說明,西安乃至陜西需要提升和改進的方面還有很多,例如基礎設施方面、公共服務方面、政務環境方面、人力資源方面、金融服務方面等,都有待提升。
        
        所謂好的營商環境,就是要有高效透明的政務環境、公平正義的法治環境、誠信守約的人文環境和綠水青山的生態環境。陜西要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就得在這些方面努力,從差距入手,向卓越看齊,這也是陜西打造內陸開放高地,譜寫新時代追趕超越新篇章的重要抓手。
        
        從差距入手,就是要大力推進“放管服”改革,建立權力清單和負面清單、持續簡政放權,以放為原則、不放為特例,打造高效透明的政務環境;就是要把法治作為一種基本思維方式和工作方式,能讓投資者看到穩定的預期,讓他們放心投資興業;就是要講誠信、守約定,按照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的要求行事;就是要建立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和環境優美的自然生態,深化創新改革,讓營商環境“優”無止境。
        
        向卓越看齊,就是要下大力氣解放思想,向江浙、川渝等兄弟省份學習,學習人家的創新思維,學習人家的先進經驗,學習人家的辦事風格。都說營商環境因地緣、人文環境的不同各有差異,但其善創新、強執行、優服務、穩落實的本質一樣,陜西只有摒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本本主義,轉變思想觀念,勇于擔當創新,正確認識企業家和創業者在社會經濟發展中的核心作用,建立親清的政商關系,構建清明的監察體系,就能消除“差別待遇”“準入不準營”“輕實質、重程序”的尷尬印象,畢竟營商環境是衡量一座城市和地區發展水平的風向標。
        
        總之,優化營商環境是一場刀刃向內自我革命,陜西只有動一批人的“奶酪”,才能成就所有人的“舒心”。牢固樹立“一盤棋”思想,打破“一畝三分地”的局限,建立健全多層次橫向聯動機制,把該放的權徹底放出去,把該減的事項堅決減下來,以政府權力的“減法”換取市場活力的“加法”,畢竟,營商環境是全社會的事,是一切與企業、與經濟發展相關的事。(文/本刊記者  張永軍)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帝意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