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利益聯結:電商扶貧新探索

      發布時間:2020-05-27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電商具有破除空間地理阻隔、精準匹配供需信息、顯著降低交易成本、促進要素流動以及開闊視野、增添發展技能等作用;陔娚痰默F實作用,2014年國務院扶貧辦將電商扶貧正式納入扶貧政策體系。同年,財政部、商務部共同啟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工作,以此為載體推動電商扶貧細化落實。西部山區是我國貧困主要發生地,山高、偏遠,農民觀念落后,市場及要素流通不暢。與平原地區相較、與其他扶貧舉措相較,電商扶貧對西部山區脫貧效用更為突出。農村貧困人群能夠從電商發展中獲益的關鍵是形成電商扶貧利益聯結關系。2014年以來,西部山區各地區均開展了電商扶貧利益聯結探索,雖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與高效、穩固、長效的聯結需求相較還存在差距。
       
        實踐
       
        調研顯示,西部山區各地在實踐中已有形式多樣的電商與貧困戶具體聯結方式。雖然具體形式多樣,但從聯結環節的數量看,主要有單一聯結、多元聯結兩大類。
       
        電商扶貧利益單一聯接實踐
       
        在西部貧困山區實踐中,較多使用了電商扶貧單一利益聯結方式。從聯接的具體載體看,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通過服務聯接,即“電商扶貧主體+服務+貧困戶”。電商扶貧主體(包括政府部門等非市場化主體和電商企業等市場化主體)向貧困戶直接提供電商培訓服務、產品銷售服務以及網上購物等電商便民服務。二是通過購銷合約聯結,即“電商扶貧主體+購銷合約+貧困戶”。電商扶貧主體(包括農村電商服務站、個體網店等市場化主體)與貧困戶之間通過合約(協議),約定收購包銷農戶的某些產品。這種方式與銷售服務聯結類似,不同之處在于將銷售關系的建立提前了,在農戶產品產出前就建立了購銷關系。三是通過股權聯結,即“電商扶貧主體+股權+貧困戶”。貧困戶用土地或資金(含相關財政扶貧資金)等入股電商扶貧主體從而成為股東。
       
        在利益單一聯接方式下,貧困戶從電商扶貧中獲得的利益包括:一是購銷收益。通過電商扶貧主體銷售農產品,比如電商消費扶貧活動、網店代銷幫扶等,貧困戶減少到集鎮銷售產品的時間和成本、規避了產品賣不出的損失,并且可能價格高于當地市場價獲益。通過電商扶貧主體提供的便民服務,節約外出購物時間和購物成本獲益。二是培訓收益。接受相關培訓后,通過電商創業或行業就業獲益。三是股權收益。通過入股分紅獲益。從調研情況看,購銷收益和股權收益是貧困戶進入門檻較低的兩種收益,其中購銷收益覆蓋面最大,股權收益在推進了“三變”[]改革的地方較為普遍。而培訓收益要求貧困戶具備一定學習能力,獲取相關從業技能后才能獲益。
       
        電商扶貧利益多元聯結實踐
       
        一些農村電商發展較好,農業現代化已有一定成效,且有產業鏈、供應鏈意識的地區探索了電商扶貧利益多元聯結方式。從聯接的具體載體看,主要有兩種形式:一是“訂單+服務”聯結,即“電商扶貧主體+訂單(+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產業基地+生產服務+貧困戶”。農產品“田間天貓”直采基地就是該種聯結方式的典型代表。該方式下,電商扶貧主體(電商企業、農村電商服務站等市場化主體)通過生產訂單和產業基地,將生產端變為自己的“車間”。訂單和產業基地的實現方式有直接與農戶簽訂并組織農戶生產,通過合作社再與農戶產生關系等多種方式。這里的生產訂單不同于單一聯接中的購銷合約,而是更具法律效力且對產品生產標準、產出標準等都有要求的合同。同時,訂單也不是依靠個別貧困戶(農戶)采用傳統小農生產方式完成的,而是通過一定組織方式按照規;、標準化生產方式完成。在生產中,貧困戶(農戶)得到統一提供農資、技術指導等生產服務。二是“訂單+服務+股份”聯結,即在前一種多元聯結方式基礎上再增加股份聯結環節。貧困戶入股對象既有電商市場主體也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
       
        在多元聯結方式下,通過生產、銷售、資產等多領域以及電商經營主體、農業經營主體(村集體經濟組織)、農戶等多主體的聯動,形成了較為完整的農村電商產業鏈條。與單一聯結方式僅能獲得某一類收益不同,多元聯結方式使得貧困戶被吸納進產業鏈、利益鏈,從中可多維度獲取收益且利益聯結較為穩固。從調研情況看,貧困戶可同時獲得的電商扶貧利益包括:一是產品購銷收益。二是產品標準化、規;找。貧困戶一方面得到生產服務,產品標準化程度提升、產品質量提高,提升了市場競爭力;另一方面加入組織化生產后融入現代農業生產,個體產出通過融入基地產出提升規;б。三是基地務工收益。在龍頭企業或合作社通過集中農戶土地建設生產基地中,農戶往往是通過雇傭方式參與生產,獲得務工工資。四是入股情況下的分紅收益。從調研情況看,“訂單+服務”聯結比“訂單+服務+股份”聯結采用面大一些,但后者農戶入股后的利益聯結比前者更為穩固。
       
        問題
       
        從調研情況看,較多采用了簡單易操作的單一聯結方式,特別是單一購銷服務聯結方式。不論是單一還是多元聯結實踐,有助于鞏固經營主體與貧困戶聯結關系的股權聯結并未被普遍采用。究其原因,主要是雙方各自追求自己的利益,尚未形成一體化利益共同體。其中:農戶共擔風險意識不足,不愿承擔潛在的市場經營風險,更愿獲得馬上變現的銷售收益;經營主體吸納農戶入股產生的分配關系較為復雜,且承諾保障貧困戶穩定收益壓力大,更愿意采用簡單方式。由此,西部山區電商扶貧利益聯結實踐中產生了以下問題。
       
        貧困戶產業發展能力提升難,提供的網貨產品競爭力低
       
        普遍使用的單一銷售服務聯結方式,使貧困戶利益獲取環節、途徑單一,增收水平受限。銷售服務聯結方式,僅是一時解決了貧困戶產品賣得出問題,不能穩定提升貧困戶生產的組織化、標準化、規;潭。貧困戶生產方式依然是傳統小農方式,生產能力依然低下。其產品與市場消費對“品種、品質、品牌”需求的差距大,產品競爭力弱。這種現實難以解決貧困戶產品長期、穩定賣得出、賣得好問題。
       
        貧困戶缺乏談判能力,難獲電商增值收益
       
        貧困戶作為農特產品的生產者,處于農村電商產業鏈條的最底端,在資金、技術、信息、流通、銷售方面自身力量弱小。這些依然屬于小農生產者的農戶沒有與現代市場主體談判的能力。在缺少政府、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干預和支持的情況下,貧困戶毫無疑問是利益分配被動方。在基于談判基礎上的電商增值利益分配機制運作中,貧困戶是利益鏈條上的弱勢者,難以公平分享全鏈條增值收益。從調研看,收售貧困戶產品的網店,僅少數針對貧困戶實施了優惠價收購、收益二次分紅等。大部分按本地市場價收購,銷售后的增值利潤不考慮再次分配。
       
        利益聯結關系抗風險能力不足,長期性、穩定性不高
       
        一是普遍使用的購銷聯結方式不穩定。電商消費扶貧活動多是階段性的,對化解貧困山區短時農產品存量有幫助,但缺乏長期穩定性。收購代銷方式受貧困戶生產情況和銷售者經營情況影響大,存在生產、銷售、誠信等風險,利益聯結關系易破裂。二是利益聯結各主體抗風險能力不強。貧困戶自身能力弱,略有變故就無法保障產品提供;農村電商經營主體實力普遍不強,抗市場風險能力弱,難以保障長期穩定幫扶貧困戶。三是約束機制弱。電商經營主體與農戶之間的利益聯結主要通過口頭約定、訂單合同等形式實現。由于缺乏強有力的約束監督機制來保障合約履行,當市場發生較大波動,如產品暢銷或產品滯銷,農戶與電商經營主體都可能出現違約行為。
       
        對策
       
        吸引貧困戶參與電商產業鏈,培育利益共同體意識
       
        一是對貧困戶開展專題宣傳活動。以成功的電商扶貧利益多元聯結案例為重點,發動受益群眾言傳身教。根據鄉村“熟人社會”特性,鄉鎮引導、村委會實施,選擇參與電商產業鏈而脫貧致富的農戶,讓這些已經得到實惠的群眾在田間地頭、房前屋后向鄰里鄉親們介紹自己的電商受益經歷。他們提供最直觀的與企業通過訂單、參股等方式建立利益共同體的好處展示,將使農戶意識到這種方式可獲得較好的經濟收益,激發參與的積極性。二是對農村電商市場主體進行認識引導。引導他們認識構建產業鏈、利益鏈從而建立自己的“生產車間”對于穩定供應、保障產品質量的重要性,以及互惠互利才能雙贏。
       
        推廣以參與產業鏈為核心的多元聯結方式
       
        一是大力推廣股份合作模式。鼓勵電商服務站、龍頭企業、合作社等通過引導貧困戶以土地、扶貧資金等入股,建立起穩定、多維的電商扶貧聯結機制。引導電商扶貧主體實行“保底+分紅”或“股權+紅利+工資”利益分配方式。二是繼續推廣訂單模式。鼓勵農村新型經營主體、電商服務站等根據市場需求,與貧困戶簽訂生產、購銷合同。引導電商扶貧主體對貧困戶實行保護價收購、增值收益再分配。三是探索逆向定制模式。在發展訂單農業的同時,推進訂單農業創新升級。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利用大數據分析預測農產品消費需求,推進消費端市場信號向供應端、生產端流動,通過逆向定制手段促進生產端真正“按需生產”、供應端真正“按需采購”。
       
        提升貧困戶談判能力,增強利益聯結各方風險防御能力
       
        一是充分發揮農村合作組織作用。減少貧困戶個人談判行為,將貧困戶吸納進合作組織中,通過合作組織提高電商利益聯結關系構建中農戶的地位和話語權。二是提高合同的有效性。制定并推行相關合同范本,規范合同簽訂形式與內涵,推廣公證制度,避免出現無效、違法合同,平等保護各方利益。三是提高合同執行約束力。加強農民法制教育和市場經濟基本常識普及,糾正違約無責、共享利益不共擔風險的意識。建立一定懲戒制度,如農戶不履約,則列入合作組織或公司黑名單,公司違約則在營業誠信方面納入黑名單,并對違約的農戶、公司進行曝光。四是建立擔保制度和風險基金。政府資助貧困戶購買電商訂單農業保險,降低因自然災害、疫情等造成的風險,增強產業鏈上下游之間合作的穩定性。
       
        加強政府對電商扶貧績效的監督
       
        通過制定電商扶貧考核辦法,對享有財政資金扶持的農村電商服務站點、財政投資的各類電商扶貧項目進行績效考核。重點考核電商扶貧項目成功率、實際貧困戶帶動數量與效果指標,組織扶貧、財政、審計、監察等部門綜合驗收項目建設情況和帶動貧困戶實績。在兌現市場化電商扶貧主體的各類支持政策之前,先確認其對貧困戶電商扶貧的成效,根據成效再兌現各類補貼與獎勵。(文/楊玲)
       
       。ㄗ髡呦抵貞c社會科學院市情與發展戰略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責任編輯:艾米杰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打造現代中醫藥大產業要有重大戰略突破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