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城市的艱難復蘇

      發布時間:2020-05-27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誰也不會料到2020年的上半場會這樣開始,新冠疫情突襲之下,昔日熙攘的街道冷清起來,成千上萬國人居家隔離一月有余,上網、看新聞、做飯、娛樂,“家”成了最后的“避風港”,然而沒過多久,人們便厭倦了這樣“足不出戶”的生活。
       
        因為,減少人口流動不但在一定程度上切斷了病毒傳播路徑,同時也意味著市場需求與供給的萎縮。國家統計局3月中旬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1到2月份,代表消費力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呈現斷崖式下降,同比下降20.5%。其中,餐飲、服裝鞋帽、金銀珠寶、家電、家具、汽車這幾個大類的降幅更是超過了30%。
       
        時間進入3月份,隨著“抗疫捷報”地不斷傳來,人們小心翼翼走出家門,城市緩緩摁下了重啟鍵。盡管本土疫情傳播基本阻斷,積極的財稅和貨幣政策效果逐步顯現,各地區的復工復產率齊頭并進……然而,適才從“沉睡”中“蘇醒”的城市似乎還有“起床氣”,人氣頹靡的商場、頻頻倒閉的小微企業、停擺的影院、蕭瑟的景區,這一切都無不昭示著,疫情帶來的“創傷”再難隨著經濟社會秩序的恢復轉瞬即逝……
       
        “失語”的大學城“商業街”
       
        據2018年全國各地統計部門發布的數據顯示,西安是我國高校在校學生最多的城市,一度達到了127.13萬,超過了廣州、武漢兩個老牌高等教育強市。而不久前發布的《西安市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則顯示,西安市各類高等教育在校學生又出現新高,達到了137.36萬人。而截止2019年末,全市常住人口為1020.35萬人。由此來看,高校學生開學則意味著全市人口百分之十三的龐大人群流動,非常時期,高校開學帶來的風險可想而知。
       
        近些天來,因疫情滯留在家的大學生們“隨時待命”,洗衣服、做飯、帶孩子、遛狗,春耕的檔口,許多大學生甚至參與了農耕,于是有網友開玩笑稱:“再不開學,大學生必須轉專業才能生存下去了”。
       
        等待開學,不僅是因疫情滯留在家的大學生們的殷切期盼,也成了大學城附近商戶的熱切渴望。
       
        位于西安市南郊長安區境內的長安大學城,分為西區、南區、北區,二十多平方公里的范圍內坐落著大大小小近20所高校,散落于大學城周遭的村落更是不計其數,這些村落的村民成了大學城建成以來的直接受益群體。
       
        數以萬計的大學生為周邊的村落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收益,中午、晚上、甚至是課間,總有成群結隊的學生穿梭于此,直到晚上宿舍熄燈,學生才逐漸散去。而從前落寞的城中村也一步步演變成了繁榮的“商業街”。
       
        西北大學有兩萬五千多名學生,其中自2005年起投入使用的長安校區最多,這些學生構成了周邊康杜村商戶的最主要顧客群體。然而,與往年相比,如今的康杜村卻門可羅雀,自疫情發生以來,進村需出示一碼通,且多數飯館、水果店、小旅館至今仍處于關閉狀態。
       
        正常情況下,除去寒暑假,大學生每年在校時間大概有9個多月,但即便如此,大學城附近店鋪一年的利潤也非?捎^。每年寒暑假成了生意欠佳的店鋪更新換代的最佳時機,許多難以為繼的店鋪老早就掛出了轉讓的告示。然而疫情之下,轉讓價格令多數人望而卻步。
       
        除了硬扛,還有更多的商戶在等著房東減免租金。奶茶店老板陳甜甜與冒菜店老板趙新是同一個房東,他們都是在每年的八月交下一年房租,一些每月交租的商戶告訴他們,房東打算今年每月漲1000元租金,且暫時沒有減免房租的意思。陳甜甜在采訪時說,“我們想跟房東談一下,不敢說免交吧,晚一點交也行。”
       
        昔日熱鬧非凡的城中村商戶變得噤若寒蟬,是繼續堅持,還是要轉讓店鋪,陳甜甜和趙新同樣感到茫然,雖然大學們已經陸續公布了開學日期,但他們并不知道開學后會不會封校,大學生們還會不會對人頭攢動的城中村“心有余悸”……
       
        停擺的影院
       
        2020年3月16日,新疆影院率先復工,正式吹響了疫情之后電影市場復蘇的號角,3月20日,是疫情過后全國近500家影院復工的第一天。即便有消毒、測溫、實名登記、無接觸服務、交叉隔排售票等防疫措施,似乎也難以消除觀眾要和陌生人在密閉空間待兩個小時的忐忑。
       
        據統計,疫情后影院復工前兩日的票房分別為1.38萬和3.1萬元,平均每場電影觀影人數不足一人。貓眼數據顯示,3月27日,在平臺統計的194家影院中,有50多家影院票房0收入,80多家影院票房收入在100元以下。截至3月23日,全國有528家影院復工,復工率為4.65%,當日全國票房共2.08萬元。
       
        然而,慘淡的票房表現并非影院在疫情之后的最壞情況。3月27日,國家電影局緊急通知:所有影院暫不復業,已復業的立即暫停營業,具體復業時間等國家電影局通知。
       
        這一通知,意味著那些已經營業的影院必須馬上關閉,而已經售出的電影票也要馬上退回,準備復映或醞釀著上映的新片又一次陷入遙遙無期的等待當中。
       
        影院的慘重損失,一方面源于票房的“顆粒無收”,另一方面則是難以承擔的春節檔巨額成本,包括影廳增加、零食賣品囤積、映前廣告被迫違約……
       
        眾所周知,影院大多開在城市的黃金地帶,而交著高額房租的影院直到4月也沒能開張,而交不起的租金,正把影院置于生死之地。
       
        萬達電影2018年年報資料顯示,其租金與物業全年費用為4733.61萬元,單季度的租金及物業費用約為1200萬元。而萬達則在此前承諾到,自1月25至2月29日,萬達旗下全國323個已開業萬達廣場,租金物業費全免,預計免租額度高達30-40億人民幣。
       
        依托萬達廣場開設的萬達院線,其租金向母公司上交,或許能在特殊時期“逃過一劫”。但非萬達院線,要向其所入駐的商業地產交納租金,于是,向商業地產爭取一部分免租成了目前多數影院的無奈之舉。
       
        據了解,部分國企和實力雄厚的地產商已經為影院進行22天至2個月不等的租金減免,但影院無法復工,租金缺口依然巨大。
       
        在延續停業影響之下,扛不住風霜的一批中小影院相繼倒閉,很多大規模影城亦在劫難逃,3月13日,CGV影城長春萬豪世紀店宣布影城進行產權變更,即日起停止運營。
       
        據統計,2020年初至4月中旬,有5328家影視公司注銷或吊銷,其數量是2019年全年注銷或吊銷數量的1.78倍;今年前兩個月,影院類企業新增不到8000家,與2019年同期相比,新增數量下滑了25%;全國影院票房幾乎歸零,大量劇組暫停工作,不少已運作項目的前期劇本創作及后期制作也有所延緩。
       
        遙遙無期的開業時間、斷裂的現金流、交不出的租金、產業整合和網播競爭,疫情之下,任何一種不利因素都可能成為“殺死影院”的利器,這令數以萬計的影院從業人亦感到迷茫。
       
        從春節假期算起,本來在影院工作的小張已經閑在家里兩月有余了,除了為清理春節期間零食和飲品庫存,短暫做了送外賣、直播賣品和周邊等業務以外,究竟該繼續等下去回影院上班,還是另謀出路,成了擺在小張面前的難題。
       
        做代購的旅行社
       
        春節前夕,張婷所在的旅行社在放假前發出的旅行團從泰國順利返回,那時的她不會想到,這竟是旅行社停擺前的最后一單生意。
       
        張婷是西安康輝國際旅行社南門分店的店長,從業十幾年年來,為旅行團、散客的運行走向安排接待計劃等都是她輕車熟路的日常。據她介紹,她所在的旅行社是西安市內最具影響力的國際旅行社之一。
       
        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令本該是旺季的旅游市場被迫按下了“暫停鍵”,也徹底打亂了他們的旅游業務計劃。提到疫情的影響,她坦白到:“疫情對我們的影響之大,是我入職十幾年來從未有過的,可以說,這是旅行社最艱難的時候。”
       
        旅游業整體低迷,每個從業者都無法置身事外。春節后旅游業務停擺,作為旅行社的負責人,張婷發愁了,不僅因為無單可接,更為公司接下來如何運作而擔憂。
       
        國際旅行難以開展,但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的日漸好轉,旅行社的部分經營活動得到了政策上的允許。
       
        3月16日,陜西省文化和旅游廳下發了《關于恢復旅行社企業部分經營活動的通知》,其中規定,各旅行社及在線旅游企業暫不得經營跨省和出入境的團隊旅游業務及“機票+酒店”旅游業務,而各旅行社及在線旅游企業可恢復開展此范圍以外的旅游經營活動。
       
        然而,疫情之下,旅游業困境卻再難因政策放松而“一筆勾銷”,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數據顯示,今年清明假期期間,國內旅游接待總人數為4325.4萬人次,為去年同期的38.6%。
       
        雖然黃山風景區因清明期間連續兩天達到2萬游客上限而登上了微博熱搜。但綜合來看,疫情帶來的“心理創傷”還未完全恢復。
       
        3月下旬,中國旅游研究院、攜程旅游大數據聯合實驗室發布了《國人疫情后旅游意愿調查報告》,《報告》通過問卷調研收集了來自全國100多個城市的近15000份樣本,涵蓋了數量眾多的城鄉居民、在線以及線下消費者。調查數據顯示,在2020年的旅游產品類型選擇上,自由行以45%的占比為最高;常規跟團游和新跟團游(私家團、半自助、目的地參團等)只有37%的人選擇;另外有18%的占比選擇了個性化的定制游。
       
        由此來看,在2020年的旅游產品類型選擇上,自由行以45%的占比為最高。有游客在采訪中表示,“我今年會選擇自駕游或者自由行的方式旅行。畢竟情況特殊,這樣能更加安全。”
       
        這無疑令以線下跟團游為主要盈利方式的旅行社雪上加霜。直播、帶貨、做微商……轉變思路自救似乎已經成為多數旅行社從業者在艱難中等待“春天”的最好選擇,即便如此,依然有大批旅行社難以為繼。據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有6,098家旅游企業在此期間“死亡”,其中包括628家旅行社。
       
        3月3日,西安市導游行業協會理事會通過決議免除西安市從業導游2020年全年會費,將有近3萬名導游獲益, 這對保持導游隊伍穩定將起到重要作用。
       
        4月15日,李蘭娟院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認為這個五一節正好是我們國家春暖花開的長假,大家應該利用這個節日好好的休息,也可以適當的到人員不是聚集太多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但還是要避免人群太多的匯聚。”
       
        以張婷為代表的旅行社從業人員,還在不斷尋找著旅行社的新出路。疫情期間,張婷并沒有換掉自己使用許久的畫著康輝旅游商標的微信頭像,只是改掉了微信簽名,如今,點開她的朋友圈,頭像下赫然寫下了另一句話——“旅游待業中,一如既往熱愛這個行業,不會放棄,好物分享自救中……”
       
        擱淺的教培
       
        準備了一年有余,余惠惠在多方考察之下于2019年下半年注冊了自己的學前培訓機構,經過了前期異地學習,場地選擇、租賃和裝修,以及教師招聘和行政人員招募,只有余惠惠深知教培行業正常運轉的來之不易。
       
        然而,剛剛步入正軌的事業就被疫情“打”的“七零八落”,在最為緊張的兩個月里,一整層的教室緊緊地關著房門。余惠惠無心關注空著的教室,雖然她已經于去年下半年付了一整年的房租。最令余惠惠憂心的是,如何能安撫住剛剛建立起來的教師隊伍。
       
        沒有課上,則意味著教師們無法拿到除底薪以外的課時費,而作為教培機構,亦需要教師為學生免費提供學校以外的網課,這不僅僅是在假期里“刷存在感”的需要,同時也是多數教培機構競爭之下的無奈之舉。
       
        2020年1月27日,國務院發文延長春節假期,全國各地大中小學延遲開學。教育局發出“停課不停學”的倡導,眾多在線教育方案、平臺涌現,學校及線下培訓機構紛紛轉移至線上開展教學工作。
       
        沒有實際收入的日子里,機構仍需支付場租、人力等固定開支。同多數教培機構的負責人一樣,擺在余惠惠面前的,是為了留住教師不得不支付的工資,以及為了堅持下去不得不開發的網課業務。
       
        然而,如今已經進入五月上旬,陜西省除了初、高中,以及小學四到六年級開學以外,小學1—3年級、幼兒園(含學前兒童看護點)、特殊教育學校、國際學校開學時間還未確定。
       
        另外更令余惠惠憂心地是,教培機構的熱度再難同學校開學一般一觸即發,而且恐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抱有“戒心”的學生和家長都難以接受“人員混雜”的教培機構。
       
        3月底,一片名為《一個教育培訓機構校長的心聲:“我,快撐不住了!”》的文章被眾多媒體轉發并引起熱議,主人公在文章中描述到:為了避免生源流失,的免費在線上課,并沒有多少轉化為線下的學生續費,而多數家長都在觀望等待著線下開課中都奔向了大機構的名師。而作為一個四線城市的教培機構,單月房租和人力成本巨大,而疫情導致教培機構的現金流幾近于無,逼近的開學日期成為中小教培機構最后的希望。 
       
        即便多數人都在喊著,疫情是教培行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然而,在來勢洶洶的轉型潮中,能夠順利轉型并平穩發展的機構微乎其微,大多數都在顛簸中困難行進。在知名度極高的教培頭部機構打著“免費”旗號的潮流之下,擺在像余惠惠一樣的中小規模教培機構面前的優勢,又有幾何?
       
        結語
       
        與2003年的“非典”相比,如今我國產業結構發生的改變甚至可以用“革命性”來形容,第三產業GDP占比由2003年的42%提高到2019年的53.9%。4月17日上午,國家統計局揭曉了一季度中國經濟數據:受疫情影響,GDP同比下降6.8%,出現了自1992年以來首次單季度負增長。
       
        基于此,疫情對第三產業的沖擊更不容忽視,餐飲、旅游、教育培訓等行業紛紛遭受重創。即使在我國境內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得到了有效控制的情況下,疫情對我國社會經濟秩序的沖擊依然不能在短期內撫平。而如何以更小的代價熬過疫情下的特殊時期,是當下遭受重創的各個行業從業人員的最為艱難的抉擇。(文/王薇)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社區上演農產品銷售新模式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