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疫情過后經濟的“變”與“機”

      發布時間:2020-03-23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從大年初二到崗參與疫情防控工作,連續奮戰至今,才終于有點時間梳理思路。盡管此次疫情影響較大,但對疫情過后經濟社會發展趨勢的研判不宜夸大。突發的疫情只是助推器,將加快產業布局調整、生產組織方式轉型、社會消費結構升級,并重點對八個行業產生明顯影響。
       
        此次疫情對經濟社會的影響毋庸贅言,波及的范圍和領域都超出預期。疫情主要會影響到社會心理,并通過居民、企業等的行為方式傳導到經濟和社會層面,但這并不會改變經濟和產業本身的發展規律。因此,對疫情過后經濟社會發展趨勢的研判,特別是對經濟、產業層面的變化預判要遵循經濟規律,不宜過分夸大。
       
        首先,經濟社會領域的很多變化早已出現,比如電子商務、遠程辦公、人工智能等等,包括最近被大家了解的核酸檢測試劑盒,都是在很多領域已經成熟應用的技術和產品。突發的疫情只是助推器,加快了技術演進、推廣應用的速度,并沒有引發更多新的產業趨勢。
       
        其次,疫情對產業領域的影響,根本在于加快了生活方式、消費行為、產業布局、生產方式、組織管理方式的調整升級。這些方面調整升級的方向,才是對經濟層面、產業層面產生影響的原因,也是我們要重點關注的“機遇”。
       
        第三,疫情對不同行業的影響程度不同。對傳統行業會產生結構性影響,比如經營方式、生產流程等被動調整,但不會導致行業衰亡,而且只會構成短期影響,隨著時間推移會逐漸熨平波動,回歸到接近往常軌道。而對大多數新興行業則是利好偏多,加快提高了社會接受度和市場普及率。
       
        因此,疫情過后會出現三個主要方面的變化。
       
        一是產業布局調整加快。
       
        有心人會發現全國疫情狀況圖也遵循著“胡煥庸線”分布規律,因為經濟越活躍的地區,人口流動頻度越高,病毒擴散風險也就越大。此次疫情風險較高的地區主要在湖北、河南等中部地區,以及浙江、廣東等沿海地區,這些地區同時也是加工制造業集聚區和用工大省。
       
        這些地區工業企業集中、流動人口密集,對近期的復工復產也造成很大防控壓力。疫情過后,東中部地區將會加快推動勞動密集型產業和用工量較大的高技術產業向外部轉移。上海已經出臺了促進產業轉移的相關政策,其他地區大概率也會陸續跟進。而全球供應鏈布局會繼續加快向東南亞、南亞分散轉移。
       
        二是生產組織方式轉型加快。
       
        此次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企業,大多數是用工量較大、供應鏈單一、配套地較遠的企業,員工無法及時返崗、原材料運輸困難、銷售渠道傳統等,導致企業難以應對突發事件影響。疫情過后,這類企業將更傾向于投入智能化生產技術、信息化管理系統,加快生產方式轉型、組織方式升級,并更加注重項目所在地的就近就地配套能力。
       
        如果說以前企業采用機器人、電子商務、遠程辦公等設備和系統,主要是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產品質量,那疫情過后企業加快智能化、信息化轉型,則多了一重新的內涵,即增強應對不確定性風險的能力。
       
        三是社會消費結構升級加快。
       
        幾十年來,還沒有一次公共安全問題對全國人民的生活造成普遍性影響。這次疫情在春節期間對人民正常生活的巨大影響,將在一定程度上推動社會心理出現變化,特別是城鎮居民將更加重視安全防護和消費品質。
       
        這種心理變化會影響到衣食住行等諸多方面,比如減少到商場、超市等公共場所聚集,更多采用網絡購物、快遞配送等,減少乘用公共交通工具,選擇衛生標準較高的賓館、酒店、餐廳,口罩、消毒液等成為家庭常備用品。這些由社會心理變化導致的生活習慣變化,將直接體現在消費行為上,進而加快推動消費升級。
       
        這三大變化都會對相關產業發生作用,并產生方向性引導。
       
        一是加工制造業進一步向西部偏東地區轉移布局。
       
        從全國疫情狀況分布圖看,沿“胡煥庸線”東側的四川、陜西、山西、內蒙古、遼寧等省區風險程度較低,同時這些地區交通較為便利、工業基礎較好、原材料供應及配套能力較強、勞動力供應充足。特別是與湖北交界的六省市中,陜西的病毒擴散情況最輕。
       
        這些地區的產業布局價值將被重新發現,成為承接東中部產業轉移的重點地區,或是下一輪新建工業項目的投資重點。以優化營商環境、增強就地配套能力為核心的招商引資,將是這些地區下一步的重點工作。
       
        二是機器人與人工智能產業將進入加速發展階段。
       
        正常的人口流動規律被按下“暫停鍵”時,“機器換人”在降低生產成本、提高質量效率之外,被發掘出新的價值和意義,即替代員工在危險環境作業、規避不確定性的勞動力短缺危機。
       
        比如普遍出現的口罩等衛生防護用品短缺問題,根源并不是全國口罩產能不足,而是因為員工不能正常返崗,導致工廠無法開足馬力生產,不能供給足夠的產品。如果多數企業具有一定的智能化生產設備,問題就不會這么嚴重。
       
        最近一些自動化、智能化程度較高的工廠提前復工復產,賓館使用送餐機器人保障正常營業,企業采用消殺機器人防疫消毒。這都會形成“不看廣告看療效”的正導向作用,激勵沒有未雨綢繆的企業啟動智能化改造計劃。
       
        除了用于生產流程的工業機器人外,可廣泛應用于商場、酒店、站場、醫院等人流聚集場所,執行送遞、檢測、護理、清潔、識別等特種任務的服務機器人,將成為機器人及人工智能產業的熱點。
       
        三是數字產業將進入發展蓬勃期。
       
        首先,圍繞工商業的供應鏈重構與優化,電子商務、大數據、物聯網等的技術開發、設備制造、系統集成,在經濟社會各領域將形成更大共識,催生更多實際應用需求,促使數字產業從幼稚期加快進入蓬勃期。
       
        其次,在信息化時代還主要依靠人海戰術開展疫情排查防控,不僅效率不高,還為此付出巨大的資金、人力和行政成本。這一問題將促使更多城市把建設新型智慧城市上升到提高社會治理能力的層面,加快推進數字化城市建設,特別是將居民小區、城鎮社區、公交站場的綜合管控協調系統作為建設重點。
       
        四是網絡消費將進入新的升級期。
       
        2003年5月,阿里巴巴集團投資的淘寶網成立,其時SARS疫情正接近尾聲,其后網絡消費迅速擴張。網購興起的意義不僅僅是一種新的商業模式,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消費方式,將巨量的線下消費導入線上,使更多實體店成為依附虛擬平臺的體驗店。
       
        而此次疫情中采取的超強防控措施,使在實體店體驗的需求銳減,由此或將廣泛催生網絡消費的新形式——線上虛擬體驗。比如,有實力的企業可能會推出身型尺碼3D自助掃描系統,只需將掃描數據與網上商品3D數據自動配對,即可實現消費偏好與實體商品的無縫對接,又避免了到實體店等人流聚集場所。
       
        而實體店為避免遭受更大沖擊,特別是大型商超、商業綜合體、批發市場等,也將倒逼出現線上轉型的熱潮。更多商超會走向與國美、蘇寧不同的路徑,轉而與網購平臺和城市配送企業合作,開展線上銷售、線下配送服務。
       
        五是城市配送業將進入專業化細分階段。
       
        在全城全時防控期間,很多居民是靠快遞小哥“續命”的,大家在這時候才清醒地認識到,沒有快遞配送的城市不是一個值得廝守一生的地方。這個看似非常傳統的行業,卻是當下受益最大的行業,在疫情過后也仍然是被重新發現價值的行業。
       
        基于更重視衛生安全的需求,城市配送業將出現更多專業化企業,如日用品及藥品配送、生鮮食品配送、連鎖超市與大型商超配送等。城市配送服務的標準化、規范化、品質化也將成為行業發展的重點方向。
       
        六是消費品制造業將再次抬頭。
       
        在實施超強防控措施期間,日用消費品和衛生物資保障是維護城市社會穩定的關鍵。一座擁有方便面廠、純凈水廠、面包火腿腸廠、口罩廠的城市,明顯措施沉穩心中不慌。而那些等待兄弟城市物資援助的城市,才明白“縱有家財萬貫,不如一技在身”。
       
        疫情過后,更多城市會從公共安全應急體系的層面,強調日用生活物資、醫療衛生物資的自我生產及保障能力。一度被誤認為是低端產業的消費品制造業,將成為城市產業“補短板”的重點之一,食品、飲料、藥品等制造業發展會再次抬頭。
       
        七是餐飲業在消費回補中會出現結構性變化。
       
        認為疫情過后餐飲業將出現報復性反彈的判斷過于樂觀,餐飲業的恢復只是對前期需求抑制的回補,因為疫情防控而心有余悸的消費者,會有意無意推動餐飲消費方式的變化。
       
        首先,就餐環境、食品安全、服務方式將成為餐飲消費的偏重因素,大批“蒼蠅館子”、私房菜、網紅路邊店將難以為繼,他們很難分享到“報復性反彈”的紅利。
       
        其次,大中型餐飲企業只有采用更安全規范、更人性化的服務,才能適應餐飲消費方式的升級。比如,主動推出強制分餐制才能更受歡迎。畢竟中國人是好面子的,分餐的要求不能由顧客主動提出,而應該由酒店作為“強制性”制度推出,其中的微妙自有人懂。
       
        八是汽車消費將出現階段性回暖。
       
        此次疫情中,因乘坐高鐵、地鐵、公交、出租車等公共交通工具,而成為密切接觸者的案例不少。出于提高衛生安全防護的需要,疫情過后私家車消費可能會進入旺季,使自2018年下半年就一路下滑的車市出現階段性回暖。
       
        為什么是“階段性”回暖?因為這一輪汽車消費需求是因特定因素而積累產生的,釋放完就不會長久持續。汽車品牌的優勝劣汰、更新升級還是會繼續下去,如我去年的分析,頭部車企依然會持續增長,蛋糕在變小,但草莓和巧克力會增多。(文/趙銳)
       
       。ㄗ髡呦店兾魇『暧^經濟學會會長,西安經開區財經辦副主任)
      責任編輯:艾米杰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