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小店經濟”蘊藏“大買賣”

      發布時間:2020-03-25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近些年,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幾乎所有的大城市都已經或正在加入“拆舊-立新”的“隊伍”——一棟棟老舊房屋被相繼拆除,一幢幢摩天大樓拔地而起,多數城市在不斷的規劃改造中變得相似起來——整齊的街道,高樓林立的社區。站在陌生城市的十字路口舉目四望,卻常常會產生似曾相識的錯覺,于是不禁捫心自問:我是不是曾經到過這座城市?
        
        源自“小店”的“城市個性”
        
        許多“嶄新”的中國城市都“長”得過于相像,其較低的辨識度常常令人難以“親近”。當然,這一現象并非中國城市獨有。二戰之后,隨著經濟的再次繁榮,美國發生了一場壯觀的城市再造運動,舊街道被徹底改造,貧民區相繼拆除,摩天大樓的紀錄被一再打破。
        
        在這場轟轟烈烈的“造城”運動當中,“新”甚至被捧為城市重建的“唯一哲學”,然而城市生活果真能因此而煥然一新嗎?美國作家簡·雅各布斯曾在其1961年出版了作品《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在書中,雅各布斯對眾多世界知名的城市規劃師指名道姓地提出了尖銳的批評。在她看來,生機勃勃的城市要有如下條件:零售與住宅相融;街道短小而不間斷,避免長條封鎖狀;建筑物最好有新有舊,且融合不同的功能;此外,人口密度要高。
        
        作為城市規劃和建筑界的外行,雅各布斯站在城市居民的角度描述了其對城市這一富有生命活力的有機體的期望,并為此創造了一個新的名詞——“街道眼”(Street Eye)。雅各布斯主張保持小尺度的街區和街道上的各種小店鋪,用以增加街道生活中人們相互見面的機會,從而增強街道的安全感,激發人們對城市復雜多樣生活的熱愛。
        
        雅各布斯對大規模舊城更新計劃的強烈反對也許有言過其實之嫌,但也喚起了各大建立于“鋼筋混凝土”之上的“新新城市”的諸多思考:城市是否越新越好?城市是否就該千篇一律的整整齊齊?城市是否意味著“人情味”與“煙火氣”的消失殆盡?
        
        在國內,與前些年大眾被“北上廣深”等特大城市的“高精尖”吸引不同,如今大家似乎更關切別具一格的“特色城市”。
        
        近幾年城市旅游熱度的西移正在逐步證實這一論點。休閑愜意的成都市,熱火朝天的重慶市,古色古香的西安市,在網絡的加持之下,不斷被大眾知曉的“西部街頭文化”占領了各大社交網絡的頭條。而這其中,植根于城市的“街頭小鋪”作用不容小覷。
        
        在《2019抖音播放量最高的景點TOP10》當中,西安的大唐不夜城步行街,與成都的春熙路步行街均未落下。充斥于成都街頭的茶館,彌漫于重慶街頭的火鍋味兒……統統成為游人對西部陌生城市的最終印象。“小店”是彰顯城市生活方式的熒幕,是蘊藏城市文化的寶庫,是流淌著“城市個性”的大江大河。
        
        “小塊頭”的“大成績”
        
        從路口包子鋪買份早餐,到樓下面館吃個午飯,去轉角理發店剪個頭發……這些日日重復的生活場景,處處充斥著“小店”的活躍身影。星羅密布于城市各個角落的小店,在極大便利日常生活的同時,也催熱了一個新鮮詞——“小店經濟”。
        
        2019年12月3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說到,“要以更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發展‘小店經濟’,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促進形成一批人氣旺、特色強、有文化底蘊的步行街。”
        
        這并非總理頭一次提及“小店經濟”,早在2017年4月,李克強就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談到了 “小店”對于城市發展的重要性:“我看到有些城市,街邊到處是小店,賣什么的都有,不僅群眾生活便利,整個城市也充滿活力。但有的城市規劃、管理觀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環境整潔’,犧牲了許多小商鋪。這樣的城市其實是一座毫無活力的‘死城’!”
        
        總理對于“支持‘小店經濟’”蓬勃發展”的“一再強調”并非“空穴來風”。“小店”作為城市的“毛細血管”,不僅深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為人們衣食住行提供便利,也裝扮著城市的風景,是消費市場的重要基礎設施,驅動著消費市場的擴大和消費升級,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說,“小店”是一個城市的有機組成部分。
        
        2020年1月7日,阿里巴巴發布了《2019年步行街經濟報告》,其中顯示,從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國內11條試點步行街新消費蓬勃,線下消費金額同比增長36.7%,大幅領先于同期社會零售增速;10月總客流同比增長23.3%,并呈現出年輕人增多、夜間消費更活躍等積極趨勢。由此可見,以步行街為代表的線下商業擁有巨大的新增長空間。
        
        不僅如此,“小店經濟”的健康成長,還是中小微企業韌性十足的直接體現,更是中國經濟巨大活力的生動注解。2019年12月19日,網商銀行和支付寶聯合發布了《2019 中國小店經濟溫度圖譜》,《圖譜》顯示,2019年,一半以上小店在本年度增加雇員,一半小店憑信用獲得貸款支持,99%有借有還。在調查中,87%的小店主認為2020會比2019生意更好。另外,以“夫妻店”為代表的個體戶,在小店中占比為58%;如果加上已成規模的小微企業,中國小店數量約為1億,包含網店、街邊小店、路邊小攤等,帶動3億就業。
        
        據國家第四次經濟普查顯示,個體戶數量迅猛增長,已至6000萬;伴隨個體經濟的重振,作為個體戶重要載體的小店日漸成為就業的“穩定器”“倍增器”,是對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最溫暖的注腳。由此可見,在維系海量就業的同時,“小店經濟”實力扮演了城市經濟的“晴雨表”。
        
        “突圍”中的“小店經濟”
        
        將“小店”與“步行街”捆綁,為“小店經濟”打開了新的發展空間,理應成為城市治理者的選擇。然而,在激發“小店經濟”展現超出預期的活力與韌性方面,各個城市亦不盡相同。
        
        2019年上海市兩會前夕,一篇題為《搶救上海小店》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廣泛流傳,這篇文章提到上海市威海路一家小店因房租上漲而關門歇業,引發社會各界對小店處境的憂慮和思考。成本高、競爭激烈、不合規范成為威脅小店生存的“三座大山”。
        
        采訪中,部分店主表示,房租是造成生存壓力的主要來源。一家咖啡店負責人趙女士說,他們所租用的80平方米的沿街商鋪,費用比國內二線城市貴一到兩倍,再加上不斷上漲的人力成本,帶來巨大的經營壓力。
        
        對上海來說,大商場、大馬路是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的“必需品”,但特色小店才是城市味道所在。于是,在接下來的上海市人大會議上便有代表提出:“上海在發展的同時,還應該兼顧老百姓對人文生活的需求,上海不能只有巨無霸,還要給這些小店留下生存空間。”
        
        2019年2月,上海市商務委提出了《支持特色小店發展十條舉措》,包括研究允許“居改非”試點,試點“外擺位”,設立周末市集、夜間市集等活動的快速審批通道,為特色小店減免租金等,解決街頭小店生存難的問題。
        
        相較于東部城市對于發展“小店經濟”過程中“艱難險阻”的“重重突圍”,西部城市的“街頭小店”則愜意的多。
        
        午時之后,成都茶館便迎來了高光時刻。竹林幽靜的望江公園內,綠柳成蔭的錦江河畔,亦或車水馬龍的人民南路邊,有人的地方便有茶館,為“一市居民半茶客”寫下生動注腳。
        
        “一杯茶可以從早喝到晚,想動就走一下,想靜就坐一天,很自在、很自由。”82歲的李奶奶躺在悅來茶園的靠背藤椅上,十分悠閑。身旁,“茶小二”正拿著長嘴銅茶壺為桌上蓋碗花茶添水。
        
        在成都,火鍋店、串串店、小龍蝦店以及一些“蒼蠅館子”外,排隊等候的食客耐心地坐在塑料板凳上嗑著瓜子是特有的城市風景;而玉林西路上的小酒館、九眼橋旁啤酒吧更是外地游客的“心頭好”。
        
        2019年4月,成都發布了《關于加快發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的實施意見》,提出將加快支持培育傳統特色小店、傳承發展老字號小店,并推動特色小店轉型升級,立下到2021年實現發展特色小店超過300個的目標。2019年7月,成都開啟了“2019尋找百家成都特色小店”活動,“小店評選”一經發布便得到多方關注。
        
        以“小店經濟”為突破口,在不斷鼓勵并引導特色小店創新商業模式和經營業態的過程中,成都挖掘了其文化特色,激發了自我造血功能,并形成了西部城市的獨特競爭力,詮釋了新一輪消費型城市競逐的成都表達。
        
        結語
        
        一座城市在誕生之初便有了小店,如何能在今天留住一座城市的集體記憶與鄉愁,“小店”有其獨特的責任。然而,面對“舊城改造”,“小店”亦難在“拆舊立新”這一城市大環境中“獨善其身”。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研究員魏際剛表示,以小店為依托的步行街集人流、商流、物流、信息流于一體,是一個城市的重要平臺和形象窗口,若改造成功,就能帶來就業,改善民生,帶來新的經濟增長動力,使當地社會經濟發展進入良性循環。若改造不成功,不但增加政府的債務負擔,還會造成資源浪費。
        
        在《2019中國小店經濟溫度圖譜》中,可以看到,雖然廣州、上海、杭州、北京、成都的小店經濟熱力位居全國前五,但不容小覷地是,中西部城市和東部的差距正在縮小,烏魯木齊、蘭州、西寧、銀川、呼和浩特在小店信用貸款次數上,增速都超過100%,增速位居全國前五。
        
        對后發的西部城市而言,如何將“小店”與“城市化”“夜經濟”“互聯網+”這些宏大的時代背景融合創新,將是巨大的挑戰,但也是西部城市走向現代化與人性化的難得機遇。(文/王薇)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