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家政服務業的:“春天”還有多遠

      發布時間:2020-03-25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在“家政服務”專業被各大高等院校納入之前,“保姆”幾乎被看作是“家政行業”的代名詞,即便如今“家政服務專業”頗高的志愿填報率依然難以解開人們對“家政行業”多年累積的誤解。
        
        家政服務行業的“提質擴容”在社會消費升級的時代大潮之中恐怕只能算是“杯水車薪”。在許多人眼中,“科班出身”的家政服務人員似乎只能被稱作“高級保姆”,這與被定義為“指導人們家庭生活、社會生活、感情倫理生活的綜合型應用學科”的“家政學”這一概念所涵蓋的內容似乎相去甚遠……
        
        搶手的“菲傭”
        
        2019年年底,張先生來到西安市一家家政服務公司,40多歲的他想找一位家政保姆來照顧家里70多歲的父母。這不是他頭一次踏入家政服務公司的門,連續幾個星期他輾轉于多個家政公司,卻一直沒找到心儀之人。
        
        家政公司業務部李經理說恰巧有個家政保姆有空檔,張先生才松了一口氣。實際上,李經理描繪的情景幾乎天天都在發生。從業十幾年的他坦言到,從2019年12月上旬開始,公司的100個保潔就全部外出開工了,育兒、月嫂、住家保姆等,不提前預定的話根本搶不到人……
        
        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今天,中國富裕人群數量的增長向突飛猛進式邁進,經濟上的富余,無疑讓許多不肯放棄職業的女性在“人口老齡化”以及“二胎政策”之下有了更加多元的選擇。繁瑣的家政服務與專業的養老育兒工作幾乎將“家政服務”這一行業推到了“風口浪尖”。
        
        然而,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缺口,日日人頭攢動的國內勞務市場卻很難將其補齊。即便在當下的“保姆市場”有著各類“星級月嫂”“特級育兒嫂”“高考保姆”“特護家政”等各色噱頭之下,想要雇傭家政服務人員的雇主依然叫苦不迭。
        
        撇開“6·22杭州保姆縱火案”這種關于保姆行業駭人聽聞的“丑聞”不談,國內多數家政服務人員并沒有十分詳實的個人與職業信息,雇主像大海撈針般尋覓于勞保市場,僅僅在“找人”階段就處處“碰壁”的雇主便時常陷入無所適從的境地。
        
        如若遇上“乖巧懂事”的“保姆”,“坐地起價”和“動輒走人”的威脅又如陰影般籠罩在雇主心頭。連接保姆和雇主間關系的許多家政公司,在沒有相關法律規范和約束之下,一張桌子、一部電話、幾平方米租來的房子便是全部家當,收取中介費時的言之鑿鑿與其名不副實的抗風險能力,在層出不窮的問題面前,都顯得萬分滑稽。
        
        常常以“關門了事”了結的雇傭矛盾始終沒有得到緩解,巨大的家政服務行業“缺口”也愈發明顯起來。于是,無奈的“中產”們將目光由國內轉向了國外。
        
        如果非要在“保姆行業”選出“世界冠軍”的話,那么一定非“菲傭”莫屬。來自菲律賓的“高級傭工(即家政服務專業人員)”——菲傭,被稱為“世界上最專業的保姆”。其巨大優勢來自于高水準的家政服務能力——除了精通插花、清潔、烹飪等,還掌握了各種急救知識,最為加分地是,很多菲傭擁有高等學歷,在做家政服務之余還能從事少兒外語早期教育。
        
        這令很多雇主家庭對菲傭充滿想象,然而根據《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禁止個體經濟組織和公民個人聘用外國人,除非是特殊需要。而外籍家政的雇主通常來講都是個人,且從事的工作很難歸類為特殊需要,因此,菲傭一旦來華工作就會定性為“非法就業”。
        
        早在2014年,《南方人物周刊》深入報道過一名普通菲傭在中國打黑工的經歷,在這篇深度報道中,中國大陸對菲傭的渴求與限制造成了供應與需求市場之間一日日加劇的失衡,諸多問題之下,“黑市”橫行,亂象也難有終結。
        
        一邊是供不應求的“非法菲傭”市場,一邊是口碑不佳的國內家政市場。前有“二胎時代”的“步步緊逼”,后有“人口老齡化”的“窮追不舍”,培養具有專業素質的家政服務人才,優化家政服務市場,成了國內家政行業可持續發展的最優選。
        
        走進高校的家政專業
        
        2019年8月,湖南女子學院的家政專業志愿填報率達到45%的歷史新高,預錄175人,成為迄今為止該專業“人氣最旺”的一年。這一年寧波衛生職業技術學院計劃招生75人左右,有老師感嘆到,“報考的學生積極了很多,竟然有沖著家政專業報的學生了”。
        
        除了本身擁有家政專業的職業學校,很多高校也在2019年主動開設了家政專業——河北師范大學家政專業于2019年“開張”,計劃招生人數為30人……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全國有72所高職院校新設家政相關專業,本科和中職家政相關專業招生較同期大幅提升。雖然在全國范圍內開設家政服務本科專業的高校數量并不能算巨大,但破天荒地在高校中設置家政專業,已經不能不算是一大進步。
        
        “火熱”的家政專業進入高校首先是市場需求在教育上的反應。2019年9月,58同城發布了《中國家政市場就業及消費報告》,《報告》顯示,我國家政服務的消費人群主要是70、80、90群體,其中70%為本科學歷,59.6%消費者月收入過兩萬,74.1%的家庭月收入超1萬元,有75%的受訪者認為家政是生活必須、不可或缺。
        
        注重都市家庭生活品質的80、90后在二胎經濟之下,更愿意在培養下一代時選擇月嫂、護工等方面的專業服務,而正處于職業發展的“黃金期”的70后,又面臨“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困境”,很難有時間兼顧事業與家務,對家政服務的依賴性更強。這使得家政服務業中的保潔、保姆、月嫂成為需求最緊俏的三大家政職業。
        
        2019年月嫂、護工和保姆的求職人數增幅分別為47.1%、46.9%和42.6%。這些家政服務的“外包化”引入能夠很大程度上解放年輕人的時間和精力。而他們一旦體驗到家政服務升級,就很難再回到過去那種家政服務匱乏或者可有可無的狀態之中。也正因如此,家政支出水平將會成為各城市經濟發展實際水平與居民購買力的重要參考指標。
        
        然而面對旺盛的市場需求,家政服務業的“供給側”卻始終“一人難求”。據《報告》顯示,家政從業者90.8%的從業者年齡在31-50歲,49.8%為高中/中專/技校學歷,其中女性比例占據95.5%,且從業者59%來自農村。
        
        因此有人調侃道,如果說家政消費者是“互聯網人群”的話,那么家政服務提供者則是“廣場舞人群”。家政供給端人群結構偏“大齡”的特點限制了更多元的家政從業者涌入這一蓬勃發展的市場,這與國外家政市場的英式管家、菲傭以及很多需要強體力的技術工種、有男勞動力人群參與的多元化狀態還有著巨大差距,反映出家政市場還處于發展初期的現狀。
        
        于是,培養家政行業的高素質人才成了首要任務。2019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意見》提出,支持院校增設一批家政服務相關專業。
        
        2019年7月初,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專門舉行了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介紹了《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有關情況。會上,教育部表示將重點做好完善專業結構、擴大培養規模工作,每個省份原則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職業院校開設家政服務、養老服務、托育服務相關專業。
        
        消息一出,迅速收獲了一大撥關注度,登上了熱搜榜單。在不久之后的9月份,教育部辦公廳等七部門印發的《關于教育支持社會服務產業發展 提高緊缺人才培養培訓質量的意見》中指出,社會服務產業是涉及億萬群眾福祉的民生事業和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朝陽產業。要鼓勵引導普通本科高校主動適應社會服務產業發展需要,設置家政學、老年醫學、康復治療學、心理學、護理學和社會工作等相關專業,并引導圍繞社會服務產業鏈打造特色專業群。
        
        至此,家政專業才算“名正言順”地走進了高校。
       
        被誤解的“高級保姆”
        
        盡管家政專業多次得到教育部點名,但2019年秋季的招生結果并不都盡如人意。當然,“招生難”這一現象對于家政專業來講也并非新鮮事。
        
        南京師范大學金陵女子學院于2010年起開設家政輔修專業,開辦1年后因經費不足而停辦,即便后來開設關于家政專業的成人教育也未能開足一個班。學院教授、江蘇省家政學會常務副理事長熊筱燕說,雖然政策利好,但金陵女院家政專業能否恢復尚未可知。
        
        在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廣東省,目前仍然沒有一所本科高校開設家政專業。開辦于2004年的廣東清遠職業技術學院是廣東唯一一家開設家政專業的高職院校。
        
        四川城市職業學院早在籌劃開設該專業時就對生源數量并未期望太高,“畢竟當時‘家政’在社會上的認同度不高,普遍認為‘家政=保姆’”,但沒料想到這一專業的命運會如此多舛——2008年該專業首屆在讀學生36人,2009年32人,2010年則銳減至13人,2011至2013年停招,2014年17人,2015年至今未進行招生。
        
        “當時我們仍然堅持開設該專業,是希望通過專業系統的培養讓家政專業人才真正得到認可,并滿足社會的需求。但報讀人數不多,并且錄取后有轉專業的,導致每一年級人數都很少,還停招了幾年。”四川城市職業學院負責人侯志春說到。
        
        除了職業院校,各大高校家政專業招生也是“一言難盡”。國內最早設立本科家政學專業的吉林農業大學,首屆招收的37名學生,但基本也都是“服從專業調劑”而來。
        
        這些令人些許沮喪的現實與前期政策出臺時的興奮似乎并不相符。不久前,“教育部鼓勵高校開設家政專業”的話題登頂微博熱搜榜,短短幾天的時間里,便有1.4萬人參與討論,閱讀量超3億。在該話題下,媒體發起了“你認為,家政專業為什么越來越被看好”的投票,1397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其中51.5%的人認為市場對這類人才需求量增大;33%的人認為家政逐漸專業化、規范化;11.7%的人認為大學生就業觀有了新轉變。根據調查數據,不難發現,當下人們對于家政專業的態度,正在發生著積極轉變。
        
        線上積極與線下消極的癥結恐怕不得不歸結于“別人家孩子”與“自己家孩子”這一問題之上。從整個社會來講,家政行業的提質擴容意味著我們將可以享受到更加專業和正規化的家政服務。但從家長自身來講,讓自己的孩子去學習一個“帶孩子做飯”的專業,似乎心理上依然有過不去的“坎兒”。
        
        廣東清遠職業技術學院2018級家政二班學生許敏玲在采訪中直言,她原來報考的是醫療美容專業,結果被調劑到家政專業。親戚和同學知道了都非常驚訝——“怎么帶孩子、搞衛生還是個專業?”有同學還開玩笑說,“花錢去學了一個不用花錢就會做的事情”。來自身邊親戚朋友的看法讓她一度想轉專業。
        
        現在已是家庭管家培訓學院院長的王爽說,進入這個行業的許多人還是存在一些心理障礙,總覺得沒有受到平等對待。而許敏玲那一屆目前仍在干這行的也只剩下4人。
        
        將家政服務看成是一門具有指導人們家庭生活社會生活、感情倫理生活意義的綜合型應用學科,似乎并不是件非常容易的事。但在符合社會發展的需要,且不斷規范化和合規性的前提下,終會深化家政行業這一領域的發展,而將其職業化、培養高層次的家政人才僅僅是開端。
        
        在《南方人物周刊》2014年關于菲傭的深度報道中,我們看到了菲傭幾乎完美的家政服務能力,但在中國雇主的再三挽留之下,菲傭依然會轉向更加合適的它國雇主,對于他們來講,家政工作只是一份職業,并不摻雜任何感情因素。這其中對于職業近乎冷漠的梳理感令國人唏噓的同時,也引發了我們對家政服務這一職業新的思考——我們是否應該給予家政行業更加職業化的認同?
        
        正如中國家政第一人馮覺新教授在采訪中提到的那樣:“把家政與保姆劃等號,是不對的。什么是家政?‘政’,是行政與管理;是規劃決策;是領導、指揮、協調;是參與、督導。路政不等于筑路工人,漁政不等于打魚工人,家政也不等于保姆,保姆對家不能行使‘政’的職能。這些認識不僅禁錮了家政從業者的思維,也束縛了自己的手腳。家政業,是一條巨大的產業鏈,凡是為人們生活提供指導與服務的都是它的責任。”
        
        雖然科班出身的家政專業人才對迅速發展的家政服務行業來說依然是杯水車薪。不過,可以預見地是,這坨阻擋家政行業發展的“堅冰”正在融化。
        
        數據顯示,至2018年底,全國家政服務企業和網點65萬家,從業人員2800多萬人,年營業額5762多億元,同比增加27.9%。廣東清遠職業技術學院2018年針對廣東家政市場的調研發現,市場對大專層次的家政人才需求量占比53%,本科層次家政人才占比17%,碩士以上家政人才占比4%。
        
        目前,大專層次家政人才收入水平普遍在4500元至7500元之間,本科層次家政人才收入水平普遍在5000元至8000元之間。
        
        廣東清遠職業技術學院旅游、家政與藝術學院院長陸紅光說,“雖然第一年招了14人,但目前每年的招生規模穩定在兩個班100人以上,學校家政專業的發展似乎正在漸入佳境……”(文/本刊記者  王薇)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