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協同發展“幾”字灣

      發布時間:2020-03-23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黃河“幾”字灣是指黃河流經寧夏、內蒙古、陜西、山西4省區接壤地,而形成的“幾”字灣地區,占地近55.7萬平方公里,橫跨我國中西部接壤地帶,是我國擁有雄厚的能源工業基礎的城市群,正在迅速成為中國的又一個新興經濟增長極! 
        
        黃河“幾”字灣是指黃河流經寧夏、內蒙古、陜西、山西4省區接壤地,而形成的“幾”字灣地區,占地近55.7萬平方公里。黃河“幾”字灣流域,是中國乃至世界十分罕見的能源富集區,包括4省區的石嘴山、吳忠、銀川、鄂爾多斯、包頭、烏海、巴彥淖爾、呼和浩特、榆林、太原、大同、朔州、忻州、呂梁等14市和寧東能源化工基地。黃河“幾”字灣區域,橫跨我國中西部接壤地帶,也是我國擁有雄厚的能源工業基礎的城市群,正在迅速成為中國的又一個新興經濟增長極。
        
        灣內:能源“雙雄”艱難轉型
        
        榆林和鄂爾多斯兩市被黃河環繞其西北東三面,成為黃河“幾”字灣灣內區。榆鄂兩市雖地處陜西內蒙古邊緣,卻坐鎮呼和浩特、西安、銀川和太原四省區省會(首府)中央,無疑是塞北荒漠中最耀眼的明珠。
        
        近幾年來,鄂爾多斯人均收入直逼香港,讓一些沿海發達城市黯然失色。經濟體量更是超過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連續15年領跑全區經濟。而榆林也表現不俗,雖遠離關中,獨處塞上,卻取得了僅次于西安,坐擁陜西第二大城市的驕人成績。
        
        榆鄂兩市轄區面積廣闊,幾乎囊括整個黃河“幾”字灣內部。由于身處一望無際的毛烏素沙漠邊緣,榆鄂兩市很多地方被沙漠侵占,常年苦遭風沙襲擾,生態環境十分脆弱。
        
        毛烏素沙漠位于陜西省榆林市長城一線以北,面積約4.22萬平方公里。是中國四大沙地之一。惡劣的自然環境,一直制約著榆鄂兩市的經濟發展。
        
        直到1984年,勘察發現神府-東勝煤田。神府-東勝煤田是中國發現的最大煤田,面積約2.6萬平方公里,其煤炭儲量目前估計達1349.4億噸,占中國已發現煤田的約15%。上世紀90年代,榆鄂兩市依靠豐富的地下資源開發,經濟開始提升。
        
        鄂爾多斯的改頭換面,還得追溯到更遠的時候,隨著西部大開發和國家能源戰略西移的絕好機遇,憑借占據全國半壁江山的稀土高嶺土資源,以及豐富的煤炭天然氣,經濟發展突飛猛進,一度被外界稱為“鄂爾多斯現象”。而榆林也憑借其擁有的世界七大煤田“神府煤田”和我國最大整裝氣田“陜甘寧氣田”,獲益不少。本世紀初的前10年,被稱為世界能源資源發展的“黃金10年”,榆鄂兩市緊抓機遇,進入經濟發展快車道,踩足油門一路飛飆。
        
        以資源發家,榆鄂兩市間的經濟較量卻從未間斷。早在2009年,一篇題為《榆林距鄂爾多斯有多遠》的深度報道,就曾在榆林引發很大反響。2012年,國際國內能源市場疲軟,能源價格急轉直下,一度腰斬,兩市經濟滑坡,產業結構失衡的問題徹底暴露出來。如何轉型發展,兩市迫在眉睫。
        
        產業結構失衡是榆林最為突出的難題,榆林一直在努力調整結構、轉型發展。但是直到2017年,榆林服務業占比僅為工業的一半。而行政區劃上的隔閡猶如千重壁壘,阻斷了榆鄂兩市融合發展之路。
        
        直到2018年2月,國家正式批復《呼包鄂榆城市群發展規劃》,將陜西榆林和內蒙古呼和浩特、包頭、鄂爾多斯納入一體化發展,“一軸一帶多區”發展模式被高調提出。成為加快黃河“幾”字灣區域融合的破冰之舉。
        
        呼包鄂榆城市群面積17.5萬平方公里,2016年常住人口1138.4萬人,地區生產總值1.42萬億元。依托京包、包茂交通運輸大通道,以呼和浩特為區域中心,包頭、鄂爾多斯、榆林為區域重要節點城市,將形成輻射所有縣區的呼包鄂榆城市軸。
        
        《呼包鄂榆城市群發展規劃》提出,推進榆林老城區、高新區、空港區等統籌發展,建設黃土高原生態文明示范區、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和陜甘寧蒙晉交界特色城市。提升現代特色農業,發展高端能源化工產業,建設現代特色農業基地和高端能源化工基地。
        
        該《規劃》要求鄂爾多斯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加快東勝區、康巴什區和伊金霍洛旗阿勒騰席熱鎮一體化步伐,建成要素聚集、生態宜居的現代化城市和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實施科技創新戰略,推進鄂爾多斯國家高新技術產業園區、裝備制造基地、空港園區、綜合保稅區建設,打造資源精深加工中心和一流的能源化工產業示范基地。
        
        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將是呼包鄂榆城市群建設的重頭戲,在能源革命的大背景下,榆鄂兩市走一條類似于德國魯爾區的革新之路勢在必行。借力中蒙俄經濟走廊,兩市北接俄羅斯、蒙古,東達天津港,南抵廣西各個港口,既擴寬了經濟腹地,又增加了出海渠道。
        
        灣北:合縱連橫  機遇彰顯
        
        太原、呼和浩特和銀川,三個省會(首府)城市鼎足而立于黃河“幾”字灣外,和灣內的榆林、鄂爾多斯一起撐起了黃河“幾”字灣都市群。呼和浩特和包頭,位于黃河“幾”字灣外正北方向,還有巴彥淖爾、烏海等城市眾星拱月。
        
        對于呼和浩特來說,上述《規劃》要求呼和浩特發揮其區域中心城市作用,強化科技創新、金融服務、文化教育、開放合作等城市功能,推進要素集聚,持續提升綜合承載和輻射帶動能力。發揮特色產業優勢,建設國家級乳業生產加工基地和大數據產業基地。
        
        對于包頭市來講,《規劃》則要求:堅持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積極推進產城融合、軍民融合,大力開展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和“中國制造2025”試點示范,建設宜居宜業宜游的現代工業城市。著力發展稀土新材料、新型冶金、現代裝備制造、綠色農畜產品精深加工等產業,打造城市群創新型企業孵化基地和具有全球影響的“稀土+”產業中心。
        
        《規劃》還要求培育一批中小城市。強化城市空間連接、功能傳導作用,加強與區域中心城市和重要節點城市的統籌規劃、功能配套,發展特色縣域經濟,逐步將托克托縣、土默特左旗、武川縣、土默特右旗、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達拉特旗、準格爾旗、神木市、靖邊縣、綏德縣等縣(市、旗)政府駐地培育成為功能相對完善、產業和人口集聚水平較高的城市。支持符合條件的縣“撤縣設市”,加大對新設市的支持指導力度。
        
        呼包鄂榆城市群位于全國“兩橫三縱”城市化戰略格局包昆通道縱軸的北端,在推進形成西部大開發新格局、推進新型城鎮化和完善沿邊開發開放布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這次中央提出推進黃河“幾”字灣都市圈協同發展,這給了處在中間位置的呼和浩特和包頭“合縱連橫”的重要機遇。呼包鄂榆城市群已經形成協同發展的雛形,進一步東聯太原都市圈,西接寧夏沿黃經濟圈,一起走上協同發展快速干道。
        
        灣西:沿黃城市群初具規模
        
        呼包鄂榆城市群向西,是以寧夏首府銀川市為核心的寧夏沿黃城市群(也稱為沿黃經濟區)。寧夏沿黃城市群最早在2009年4月9日寧夏自治區政府召開的沿黃河城市(群)建設啟動大會中提出,主要包括寧夏沿黃河分布的銀川、石嘴山、吳忠、中衛、平羅、青銅峽、靈武、賀蘭、永寧、中寧等10個城市。這10座城市集中了寧夏全區57%的人口、80%的城鎮、90%的城鎮人口,已初具城市帶雛形。
        
        10年來,寧夏沿黃經濟區創造了發展的奇跡,2017年就躍升為國務院確定的18個國家重點開發區之一。到2016年底,創造了全區經濟總量的90%、財政收入的94%,聚集了全區絕大多數的工業園區和不斷壯大的新產業、新業態,而且以其特有的生態建設使命,在轉型升級中開始了新時代沿黃經濟帶(區)的生態文明建設新征程。
        
        寧東能源化工基地是寧夏沿黃經濟區快速發展的縮影。在靈武、鹽池、同心、紅寺堡地區,有一個南北長130公里,東西寬50公里,面積約為3500平方公里的煤炭富集區——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寧東開發18年來,吸引了神華、華能、華電、中鹽、新華錦等國內大企業紛紛搶灘,推進了寧夏經濟加快發展。
        
        2018年,寧夏GDP為3705.18億元,西部地區排名第十位;GDP增速為7%,西部地區排名第七位。
        
        今年1月11日,咸輝主席在寧夏自治區十二屆人大三次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提到,寧夏2019年全年地區生產總值預計增長6.5%,2020年預期目標是增長6.5%左右。GDP增速連年趨緩,標志著寧夏發展理念的主動轉變。
        
        寧夏自治區第十二次黨代會以創新的思路和理念進行政策設計,把生態文明的內核嵌入沿黃經濟區建設,明確了經濟主戰場的全面綠色化要求,不僅強化了“五位一體”布局,改變了經濟建設與生態建設并行中的互補運行方式,而且豐富了沿黃經濟區“天藍、地綠、水凈”的質量指標。
        
        會后,寧夏正在遵循“因黃河而生、因黃河而興”的區域經濟發展規律,通過“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產城融合、人水和諧”四個方面的統籌推進,“自覺承擔起保護母親河”的使命。
        
        生態優先,就是要把生態建設放在更加突出的地位,劃定生態紅線,建立空間管制區,強化污染防治和綠色發展,全面優化生態網絡格局,充分體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思想。
        
        綠色發展,是五大新發展理念之一,就是要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按照綠色環保低碳的要求,全面武裝沿黃經濟帶的優勢產業,讓綠色成為“沿黃生態經濟帶”最鮮明的標識。
        
        產城融合,就是要鞏固沿黃城市帶建設成果,在繼續做大做強主導產業和支柱產業,繼續做優做靚城市品牌的同時,以生態文明為紐帶,把新興產業的發展與新型城市來一個水乳交融,以體制機制的創新,力促產業與城市以生態環保的面貌共同成長與發展。
        
        人水和諧,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生態理念的基本要求,是黃河母親與沿黃居民良性互動的內在需要,是以科學合理的生產方式、生活習慣確保生態良好的和諧狀態。人是生態文明的建設者和享有者,做好人的文章,是寧夏打造“沿黃生態經濟帶”的關鍵所在,也是“生態立區”戰略的根本所在。
        
        灣東:主動融入“幾”字灣都市圈
        
        呼包鄂榆城市群向東,則是山西省會太原。山西省的大同、朔州、忻州、呂梁等城市均在黃河“幾”字灣東邊。
        
        早在2005年,山西省公布的《山西省城鎮化發展綱要》,就提出加快太原都市圈發展的任務,確立了太原市與晉中市“同城化”的發展目標,即建設大太原都市圈。太原和榆次是大太原都市圈的核心部分,其向外輻射后,介休、孝義、汾陽,陽泉,忻州、原平,離石、柳林、中陽4個城鎮密集區為外圈層的空間布局結構,在這一圈層,將重點強化陽泉、介休、忻州、呂梁4個城市區域次中心地位。
        
        2014年,山西提出主動融入黃河“幾”字灣經濟區建設9項舉措。一是推動神河高速與內蒙古的對接互通,開工建設晉蒙黃河大橋、晉陜黃河大橋,建設沿黃高速公路;二是建設興縣蔡家崖煤炭集運等戰略裝車點及鐵路專用線,加快侯西鐵路擴能改造;三是聯接氣化山西管網與西氣東送管網,與陜西、內蒙古共同建設古賢水庫;四是與內蒙古建立煤炭合作協商機制;五是提升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功能,整合構建區域煤炭價格指數體系,發展煤炭現貨場外交易,打造黃河“幾”字灣統一開放的煤炭市場體系;六是組建“黃河幾字灣”聯合商會,舉辦經貿合作洽談會、名優商品博覽會、投資推介會等活動,在內蒙古、陜西、寧夏、甘肅建立山西商品展銷中心;七是打造黃河“幾”字灣旅游精品線路,實現五。▍^)核心旅游資源一卡通,重點與內蒙古合作開發老牛灣景區,與陜西深度合作開發壺口瀑布景區,聯合申報壺口瀑布世界自然遺產;八是打造沿黃文化產品綜合展示交易平臺,推動文化產品展覽展銷,開展地方特色優質劇目互訪演出;九是建立五。▍^)黃河水資源及用水指標戰略協調、融合統配、集中執法機制,實施黃河流域水資源涵養與保護重大工程,共同保護和合理用好母親河。
        
        2019年12月9日,山西省委常委會召開擴大會議,重溫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重要講話、在推動中部地區崛起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以及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會議指出山西今后要著力抓好四件大事:一要推動高質量轉型,二要實現高水平崛起,三要堅持高標準保護,四要創造高品質生活。
        
        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解釋說,所謂堅持高標準保護,就是在實施好“兩山七河”生態修復治理、生態扶貧等工程的同時,再謀劃實施一批踐行“兩山理論”的重大項目,全面提高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保護水平、治水用水節水水平、高質量發展水平、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水平。全省各地要繼續全方位、全地域、全過程開展生態環境保護,建立健全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在三晉大地描繪出山青、水秀、河暢、岸綠、景怡的美麗風光。
        
        今年1月13日下午,山西省十三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山西省代省長林武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山西要主動對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推動黃河“幾”字灣都市圈協同發展,加強與中部省份、沿黃省份、周邊省份合作。
        
        作為中部省份的山西,一直在努力融入黃河“幾”字灣都市圈,與西部親密合作、協同發展。
        
        毋庸置疑,推進黃河“幾”字灣都市圈協同發展,不只是已經形成的三個城市群的簡單連接,產業升級和分工協調才是該城市群高質量發展的重頭戲。寧陜蒙晉四省區應緊抓中央提出的“推進黃河‘幾’字灣都市圈協同發展”機遇,推動沿黃地區中心城市及城市群高質量發展,加強我國能源儲備,深化能源產業升級轉型,進一步優化黃河利用與保護,促進“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文/本刊記者  張義學)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