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擴容壯大的西部五大自貿區

      發布時間:2020-03-23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下簡稱“自貿試驗區”)是新時代推進改革開放的一項重大戰略舉措,自貿試驗區承擔著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和創新發展的時代重任,在我國改革開放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
        
        2013年以來,我國自貿試驗區建設從上海啟動,歷經數次擴容,已累計形成200多項制度創新成果并復制推廣,成為我國新時代對外開放的新高地。2019年7月底和8月初,我國先后批復設立上海自貿試驗區臨港新片區,以及山東、江蘇、廣西、河北、云南、黑龍江6個自貿試驗區。至此,我國自貿試驗區經歷了由點到線再擴展到面的發展,逐步形成由南到北、由東至西的“1+3+7+1+6”雁陣型全方位開放新格局。而在西部地區已有5個省份獲批自貿區,分別是重慶、四川、陜西、廣西、云南。
        
        4次擴容至18個
        
        自首個自貿試驗區2013年在上海設立以來,我國自貿試驗區建設歷經4次擴容,逐步形成了目前“1+3+7+1+6”的梯度發展格局,通過“邊試點、邊總結、邊復制推廣”,自貿試驗區的開放紅利、創新紅利不斷滾動疊加。
        
        2013年9月,首個自貿試驗區上海自貿試驗區掛牌;2015年4月,廣東、天津、福建第二批自貿試驗區獲批;2017年3月,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陜西第三批自貿試驗區獲批;2018年9月,海南自貿試驗區獲批;2019年8月,江蘇、河北、黑龍江、廣西、山東、云南作為新設自貿試驗區獲批。
        
        為何要對自貿試驗區擴容升級?從2013年上海自貿區一枝獨秀,到現在已經擴容到18個自貿區,包括幾十個片區,這些片區從地圖上看都是星星點點的“火苗”,可謂已經形成星星之火燎原之勢。自貿區是改革開放的試驗田,通過更多的不同自貿區來進行差別化探索,多管齊下,試驗出來的改革經驗會更有針對性和差別化,會形成更多、適用面更廣的改革試點成果,從而更大力度推動對外開放。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張哲認為,我國第四次對自貿試驗區進行擴容升級,一是面對外部環境日趨復雜,我國需要采取新的開放行動,以更高水平的開放彰顯中國支持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堅定決心,為經濟全球化注入新動力。二是增強我國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就需要通過更深層次的改革、更高水平的開放進一步激發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而設立自貿試驗區是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重要舉措,其力度和意義堪比建立深圳特區和開發浦東新區,需要不斷向前推進和擴容。三是自貿試驗區設立6年以來,在投資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政府職能轉變等領域取得了顯著成效,需要在更大范圍內進行改革創新的實踐和探索,形成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創新經驗,為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作出貢獻。
        
        值得一提的是,在廣西、云南、黑龍江新設自貿試驗區,這是中國首次在沿邊地區布局自貿試驗區。
        
        至此,從東部沿海到西部內陸,從東北大地到西南邊陲,自貿試驗區的擴容意味著我國沿海省份全部打通,沿邊新一輪開放也首次以自貿試驗區的方式開啟,制度創新的星星之火點亮全國超過一半的省份,未來將以燎原之勢推動各地高質量發展。這更意味著我國新一輪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戰略布局悄然成型,正式進入以制度創新激發紅利、以擴大開放倒逼改革、以自貿試驗區引領發展的新時代,中國在邁向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體系的路上快馬加鞭。
        
        3年西部增至5個
        
        在西部,自貿試驗區從2017年獲批的重慶、四川、陜西,到2019年的廣西、云南,短短三年時間,西部地區的自貿試驗區增加到5個,成為西部地區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形成西部大開發新格局的新引擎。
        
        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所長汪鳴認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爭取利用兩個15年規劃,即到2050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在西部大開發進入第三個“十年”之際,西部面臨的問題是“現代化發展的問題”。中國的現代化并非沿海地區的現代化,西部地區若不實現這一目標,則難言整個中國實現了現代化。
        
        2019年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標志著陸海新通道建設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依靠中歐班列與沿海港口,西部陸海新通道將實現鐵海聯運的貿易新業態、新模式。
        
        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對于充分發揮西部地區連接“一帶”和“一路”的紐帶作用,深化陸海雙向開放,強化措施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推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自貿試驗區落戶西部地區,尤其是新設立云南、廣西自貿試驗區將是推動兩地陸海新通道進一步發展的關鍵之舉。自貿試驗區的設立不僅推動當地進一步開放開發,而且會帶動更多的外貿新業態、新模式,使自貿試驗區成為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的孵化器。自貿試驗區將促進西部地區外貿企業更好地融入“海上絲綢之路”,同時隨著西部地區物流體系的完善與通道物流效率的提高,外貿企業的物流成本將隨之下降,外貿產品的競爭力也將隨之提高,有助于拓展更廣闊的外部市場。
        
        汪鳴表示,西部陸海新通道是一條能夠與“一帶一路”聯接的“經濟走廊”, 將西部放在“陸”和“海”都能聯通的位置上,方便的獲取國際資源和國際市場,而越來越多的自貿區出現在西部,就成為了新貿易孵化器,可以推動當地的進一步開放開發,推動西部的現代化。
        
        《規劃》中對于每個城市的定位并不一致,如重慶、成都、廣西北部灣港、海南洋浦港為“兩端樞紐”;南寧、昆明、西安、貴陽為“沿線樞紐”;防城港(東興)、崇左(憑祥)、德宏(瑞麗)、紅河(河口)、西雙版納(磨憨)等為“邊境口岸”。
        
        這就需要西部城市加強分工合作。分工與合作問題,是新的機遇下西部城市要解的第一道題。
        
        汪鳴認為,在這個《規劃》里,每一個重要節點的位置都很高,F代產業是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的三鏈協同。因此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關鍵,是這些節點城市的相互配合,共同完成對西部內陸市場消費潛力的培育與開發。
        
        西部陸海新通道左右兩端有3.5億人口,因此西部的發展與沿海發展不同,是依靠內需拉動,而非沿海港口的外向型產業方式。但西部的消費空間,是逐漸聚集和增長的。因此著眼于未來,即陸海新通道的發展,首先要探索的方面是圍繞滿足國內消費的背景下,研究重慶、成都、西安等地區的分工與合作問題。
        
        汪鳴表示,內陸的消費市場增長后,西部地區的優勢將優于沿海,因為更加接近消費的腹地。因此西部未來的發展,不來自出口,而來自內需。因此從內需角度講,重慶、成都、西安等地有優勢,因為這些地區貼近市場、貼近原材料產地,也因為是樞紐城市,因此綜合物流成本也有優勢。
        
        “在內陸地區,就要培育都市圈,搞產業合作,因為未來市場很大,走智能制造、智慧物流和智慧商貿的模式。”汪鳴稱,要沿著大通道,先建都市圈,再建城市群。成渝過去僅在存量市場上競爭,應該在增量的市場上合作共贏。目前重慶、成都、西安GDP進入萬億規模,靠的是增量產業,靠的不是出口,而是內需。
        
        向西開放,西部自貿試驗區發展重點
        
        我國沿海省份全部獲批自由貿易試驗區意味著沿海發展將進一步升級。而西部地區自由貿易試驗區的不斷擴容,向西開放則成為內陸自貿試驗區的重點發展方向。
        
        西部的5個自貿試驗區是我國新時代建構“全面開放新格局”的試驗田和橋頭堡,無論從數量到質量,均已取得可喜成績。西部自貿試驗區“朋友圈”在不斷擴大的同時,也有著各自的“任務差”,但總體上是落實中央對西部大開發的支撐和帶動作用,加大西部地區門戶城市開放力度的要求,帶動西部大開發戰略深入實施。
        
        國家賦予西部5個自由貿易試驗區既承擔著共性試驗任務,但更多應探索差異化試驗任務,體現各自貿試驗區的發展特色。
        
        重慶自貿試驗區(實施范圍119.98平方公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發揮重慶戰略支點和連接點重要作用、加大西部地區門戶城市開放力度的要求,努力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互聯互通重要樞紐、西部大開發戰略重要支點。
        
        四川自貿試驗區(實施范圍119.99平方公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立足內陸、承東啟西,服務全國、面向世界,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西部門戶城市開發開放引領區、內陸開放戰略支撐帶先導區、國際開放通道樞紐區、內陸開放型經濟新高地、內陸與沿海沿邊沿江協同開放示范區。
        
        陜西自貿試驗區(實施范圍119.95平方公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更好發揮“一帶一路”建設對西部大開發帶動作用、加大西部地區門戶城市開放力度的要求,努力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全面改革開放試驗田、內陸型改革開放新高地、“一帶一路”經濟合作和人文交流重要支點。
        
        廣西自貿試驗區(實施范圍119.99平方公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打造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的要求,發揮廣西與東盟國家陸海相鄰的獨特優勢,著力建設西南中南西北出?、面向東盟的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形成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
        
        云南自貿試驗區(實施范圍119.86平方公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加快沿邊開放的要求,著力打造“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互聯互通的重要通道,建設連接南亞東南亞大通道的重要節點,推動形成我國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開放前沿。
        
        總得來看,西部各自貿試驗區跟全國其他自貿試驗區一樣,體現著服務國家戰略的重要使命,借鑒上海等現有自貿試驗區成功改革試點經驗,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聚焦重大命題,在投資、貿易、金融制度創新、事中事后監管等領域開展改革探索,在有效防控風險基礎上打造開放高地。
        
        2019年是全國自貿試驗區改革大年,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可復制可推廣經驗迅速擴散,開放水平進一步提高,全方位開放格局更加優化;制度創新為全國營商環境優化作出了積極貢獻,對于復雜環境下中國經濟保持穩定也有積極意義。
        
        2020年是“十四五”規劃制定之年,從全國范圍來看,國家將賦予自貿試驗區更多改革自主權。西部各自貿試驗區將繼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圍繞高質量發展,結合各自區位優勢和資源稟賦進行特色化、差異化探索,在制度創新的集成化、系統化上進行突破性重大創新。(文/本刊記者  張永軍)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協同發展“幾”字灣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