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軍軍蓋房

      發布時間:2019-01-09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在渭北旱塬西陲的千陽縣城西,一彎不寬的河水由北緩緩而來,穿過橋涵,徐徐匯入千河,向東奔流而去。站在橋上向北眺望,在河的東西兩岸,鱗次櫛比鑲嵌著4個自然村莊,河兩岸的1300畝耕地呈幾何形狀,美麗如畫。然而,這些土地并沒有因為馮坊河水的滋潤而肥沃起來,相反,由于河水的沖刷,相當一部分耕地土層瘠薄,稍微深耕就會看見石子和沙土,小麥和玉米便是這片廣袤土地上幾輩人賴以生存的命根子。這些村莊、耕地和河流,便構成了侯家坡村的多維立體框架。而就在這里,我曾擔任第一書記的千陽縣城關鎮侯家坡村二組村北土坯房里居住的貧困戶侯軍軍(化名),眼中似乎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侯家的房子是土木結構,老得不能再老了,在一排村舍中尤為破舊顯眼。當我真正踏入這座土房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我驚呆了:侯軍軍父親殘疾,不能下床;他本人患糖尿;母親66歲,身體還說得過去,成為家里的主勞力;妻子離婚并帶走了唯一的孩子。我從心里為這家人感到悲哀、難過,眼淚在眼眶里打轉轉。
       
        回到村委會,我心里沉甸甸的,真不是滋味?磥,這就是我的戰場,一個真正的、沒有硝煙的戰場!
       
        侯軍軍的危房觸動了我的神經,我時常惦記著他的小土屋。眼看易地搬遷報名接近尾聲,不知道啥原因,名單里沒有侯軍軍!我坐臥不安。
       
        再次來到他的小土屋,想知道他們為什么不愿意易地搬遷。我問他:“軍軍,蓋房你咋沒有報名?”軍軍瞅瞅母親,母親眼圈發紅,轉過身去;父親一直保持沉默,一句話也沒說。
       
        “沒有錢,我家里的情況,眼下還蓋不起房。”軍軍怯怯地對我說。
       
        缺錢!還缺什么呢?他家里的情況我是了解的,但軍軍嘴里說出的這些話,說明他們還真正缺少一些其他的東西——對生活的勇氣和自信。貧窮并不可怕,怕的是精神大廈垮了,缺乏勇氣和自信就難以脫貧。
       
        軍軍家的房子和我老家的舊房子如出一轍,光線昏暗,屋里潮濕,天若下雨就漏,山墻也被雨水沖刷得變了形。住在這種房子的滋味,我親嘗過。若不改變這種精神狀態,不扶起他們脫貧致富的信心,即使他們的日子好起來了,也是曇花一現,兔子尾巴——長不了!我的責任感告訴我,軍軍的房子必須蓋。
       
        我找內行算了一下:軍軍一家4口人,蓋四間上房80平方米,農村建房一般每平方米800元左右,6到7萬元就可以建起。易地搬遷村內分散安置每人補助1.5萬元,4口人就能補助6萬元,差得不是很多。我再次來到了軍軍家,給他們細細算賬。軍軍考慮了好長時間,他嘴里呢呢喃喃、支支吾吾:“我也很想蓋房,但是,家里情況特殊,即使國家全部補貼,工程款、材料費也要墊付,家里確實拿不出這些錢。”他一臉無奈,顯得十分為難。
       
        脫貧攻堅的惠民春風溫暖了神州大地的千家萬戶,難道我們就讓軍軍家“茅屋為秋風所破”?我一直為這件事情糾結,不想讓軍軍放棄這一“改換門庭”的機遇。“我就不信這件事辦不成!如果這個問題都解決不了,群眾對我們扶貧干部會怎么看?”
       
        從軍軍家出來,在村口恰巧碰見了軍軍的母親,我急忙對她說:“軍軍他媽,您若不忙,咱倆說說話?”她笑了笑說:“村上給軍軍安排了公益崗位,我去幫他打掃衛生。你想說啥我知道,閑了再說吧。”
       
        她顯然在回避我,我得想法挽留她,繼續和她溝通。
       
        “軍軍媽,你想不想過上好日子?想不想住上寬敞明亮的新房?”
       
        “你看你說的,誰不想過上好日子呢?!張書記,我知道你實心想給我家辦好事哩,我非常感激,我家這座舊房子已經好幾十年了,早該換了?墒,家里困難大的很!”說著,老人有點哽咽。
       
        “你家困難我知道,咱們共同想辦法。按照扶貧政策,這次政府可以給你家補助6萬元。如果你們蓋80平方米房子,也就6、7萬元,自己掏不了多少錢。”
       
        “軍軍的信心需要你支持,至于錢的事,你可以找鄰居、親戚想辦法借點,有些錢先欠下,補助來了再給。政府這次補貼的力度是從來沒有過的,機會難得,你們回去好好商量一下,三天之內給我消息。”
       
        我苦口婆心地說著,老人若有所思地想著,朝大路那邊走去。
       
        第三天,早晨我剛起床,軍軍就高高興興地來村委會找我,說他要蓋新房,前來報名了!
       
        就這樣,在政府的資助和鄉親們的幫助下,軍軍家的新房蓋了起來,他家只承擔了5000元費用。想想過去,看看新房,他的母親高興地逢人就說:“要不是扶貧,我家的土坯房不知住到啥時侯呀?!”
       
        住進新房后,侯軍軍對未來的美好生活勁頭十足。
       
        在新院的角落里,侯軍軍搭建了羊舍、雞舍、兔舍。2017年,他養了10只奶山羊,還有土雞、肉兔,利用農閑開展庭院養殖,從一個原先依靠別人幫助的“懶人”變為自食其力、靠勞動創收的勤快人,手頭也寬裕多了。8月間,軍軍買了一輛三輪車,他一會兒開著車幫人拉東西掙點運費,一會兒開著車去地里干農活,成了村里的大忙人。家里環境好了,2018年春節,跟隨離異母親離家多年的兒子也回來了,侯軍軍覺得生活越來越有奔頭,心情也變得暢快多了。
       
        從侯軍軍蓋房中,我深深地感到,我們現在面對的貧困戶基本上都是這樣,長期的貧困已經消磨掉了他們對美好生活的信心,他們要干成一件事,確實太難了,這是實情,也是無奈,更是扶貧的瓶頸,而打破瓶頸,就是對我們扶貧干部的實戰考驗,也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文/張煒乾)
       
        張煒乾,現任千陽縣財政局紀檢組長,2016年2月24日至2018年3月1日任千陽縣城關鎮侯家坡村第一書記兼工作隊長,2018年3月1日至今任千陽縣水溝鎮英明村第一書記兼工作隊長。
       
        
      責任編輯:艾米杰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7015719號-2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