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做好新時代大江大河的“哨兵”——記“幕后英雄”水文工作者朱前斌   

      發布時間:2021-09-17 來源:西部決策網 人氣:
         
        西部決策網訊 是誰?在雨急風驟時戰斗正忙,濁流飛浪時迎身而上。是把握江河脈搏的水文人,夏汛風險測洪峰,冬寒取樣鉆冰窟。三秦大地的大江小河邊、臨水濱岸陂,到處都有他們的身影,朱前斌就是其中的一員。
        
        多年來,朱前斌恪盡職守、竭誠奉獻、辛勤工作,在自己平凡的崗位上廢寢忘食、兢兢業業。尤其是在基層水文站堅守15年來,創造了測報工作零錯報、零遲報、零缺報、零漏報的記錄,多次受到上級表彰,為保障安康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安全做出了重要貢獻。2010年被評為“全國防汛抗旱先進個人”,2012年被評為中共安康市委“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
        
        做最可靠的防汛“尖兵”
        
        1988年,朱前斌被組織分配至陜西省水文水資源勘測局工作,成為了石泉縣兩河口水文站的一名水文工作者。兩河水文站離縣城41公里,處地偏僻,通衢受阻,生活艱苦。要知道那個年代的水文站甚至還沒有通電,就連看書也要點煤油燈。
        
        剛參加工作的興奮勁兒很快就被枯燥、無聊所替代,想到其他的同學很多都在繁華的城里工作,他也想過放棄、想過逃離,但一想到自己肩負著守護漢江下游幾百萬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堪比邊防哨所責任重大,好似守島官兵保衛故土。于是,無論刮風下雨,日升日落,在臨水處,附近的村民總能看到一位手搖纜道、讀取水位、記錄計算、測流記載的少年。
        
        “上午8點開始測量,晚上2點起來下河,平水期每天觀測4次,洪水期加密測次,一天也不能間斷,因為水文資料必須保持連續性。”朱前斌說。
        
        “惟天下之靜者,乃能見微而知著。月暈而風,礎潤而雨。”水文人渺小之中見偉大,工作之中見微知著。降水、蒸發、水位、流量、泥沙,一組組看似簡單、枯燥的數字,卻是一代代水文人心血與汗水的結晶。
        
        而水文人的工作不僅瑣碎單調,還時不時的會遇到危險,尤其是雨中作業時。水文站都是傍水而建,山洪來了,從上游會沖下來老樹根、各種尖銳物,甚至還有牛、羊的尸體。這些漂浮物會沖擊測船,甚至會纏住船槳,聽聞曾有老同志為了搶救貴重的水文儀器,被洪水沖走。此外山高草深,極容易滑倒摔傷,也容易藏蛇,朱前斌就有同事被毒蛇咬過,那時就醫條件差,只能用土法簡單治療一下。
        
        很多年前的一夜,剛工作不久的朱前斌壯著膽子一個人去河邊觀測水位,四周靜悄悄,只聽到不絕于耳的蟲鳴聲和自己橡膠套鞋踩著地面發出的“嚓嚓”聲。忽然,前方的草叢中傳出“梭梭”的聲響,他腦中警鐘大敲,知道自己可能遇上蛇了。便立馬停住不敢再往前挪動腳步,借著手電的微光,隱隱看清雙腳前方有一條毒蛇,冷汗從腦門上流了下來;貞浧鹉菐资,朱前斌說,“感覺過了好幾十年……”從此以后,每次下河觀測他都要在手上拿個竹棍防身。
        
        “遇到困難自己想辦法克服,下河穿救生衣,判斷周圍環境,需要具備有自我保護意識,對安全隱患進行觀察和排除,要遵守單位安全規定。”朱前斌強調。
        
        年復一年,歲重一歲,朱前斌經歷過白天人看人、晚上數星星的枯燥,也經歷過泥漿裹身防蚊咬、數九寒天測流量的艱辛……15年如一日,他與江河為伴,與風雨同行,扎根漢江岸邊不言苦、“守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甘于敬業,勇于奉獻”,成為了一名最可靠的防汛“尖兵”,努力保護著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用實際行動踐行著一名基層水文人的初心使命和忠誠擔當。
        
        做好新時代大江大河的“哨兵”
        
        朱前斌親身經歷過八九十年代洪水的測報工作。平時每年有十余場洪水,洪水期需加密測次,他們經常不分白天黑夜以求完整的洪水過程,有時一守就是一晚上。在洪峰附近,干脆坐守河邊觀測水位,6分鐘一次,以求精準獲得最高峰出現時間。
        
        “當年,測回來的數據還要人工計算、校對、手搖發報,就像打仗一樣連軸轉,很多時候連歇口氣、吃口飯、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朱前斌說,90年代末縣河口水文站有一次7天洪水過程,五指洪峰反復漲落,一次比一次大,流量最高1120毫米,是建站以來第二大洪水。當時站上一共只有3個人,測了32份流量,忙得顧不上吃飯,幾天幾夜不能休息,十分勞累。
        
        “現在從采集到終端,只需要兩分鐘,我們測報的水雨情信息就可以自動報送到好幾個上級部門,為防汛決策提供及時、準確的水文信息支撐。而且數據更科學,安全性更高。”朱前斌不無驕傲地告訴記者。
        
        新時代有新作為,短短幾年過去,站上的生活條件變好了,水文監測技術更是日新月異,從蹚水觀測已變為自動化時代。
        
        2011年,陜西省水文系統先后將纜道波雷達測流系統、走航式ADCP、坐底式ADCP、超高頻側掃雷達測流系統、固定定點雷達測流系統等一大批先進的技術裝備陸續裝配到各水文監測斷面。如何發揮技術裝備,達到建設目標,服務于防災減災救災,這是擺在朱前斌面前的首要課題。
        
        “國家投入了這么多錢,如果我們用不來、用不好,最終因為我們釀成了重大責任事故,我們會原諒我們自己嗎?黨會原諒我們嗎?安康人民會原諒我們嗎?”朱前斌常對戰友們這樣說,也常這樣勉勵自己。
        
        為用好維護好這些技術裝備,服務于防汛減災工作,為“大水文”發展夯實基礎,朱前斌通過網絡媒介、設備說明書、與專家或同行咨詢交流,迅速掌握了新設備、新技術的技術原理,以及適用環境、安裝條件、操作流程、成果整編等,做到設備安裝規范、維護標準到位、信息暢通準確。同時,已任陜西省安康水文水資源勘測局總工程師的他積極開展新儀器應用分析研究,先后指導或參與了安康水文站ADCP試驗分析、桂花園雷達流量計二線能坡法試驗分析、安康水文站自動墑情與人工墑情對比分析、石泉水文站受電站變動回水影響下ADCP低水流量測驗分析、馬池水文站手持電波流速儀應用分析等工作。
        
        如今,陜西省內所有監測站實現了水文、雨量的自動化和智能化,全面、徹底地告別了“人工手搖纜道、人工讀取水位、人工記錄計算和人工測流、記載、整編”的時代。在現代科技力量的幫助下,朱前斌與時俱進,靈活應對,充分利用信息技術帶來的便捷,敢于擔當、善于創新,努力鉆研業務知識,不斷提升水文資料整編工作質量和效率,風雨無阻地為大江大河值守,引導大江大河為人民的發展服務,成為了一名新時代大江大河的“哨兵”。
        
        吹響防汛搶險的“集結號”
        
        在路遙筆下的《平凡的世界》中,有一個撕裂人心的情節,女主人公田曉霞在1983年寶康洪水中,為救一個小女孩而犧牲了。其實書中田曉霞被洪水吞沒的地方——寶康市,現實中的原型就是陜西安康市。安康地處漢江上游,秦嶺與巴山之間,山大溝深,汛期局地多暴雨、洪澇災害頻發,當地俗語“辛辛苦苦幾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是洪澇災害損失的真實寫照。
        
        “做好水文情報預測工作,支撐防汛搶險科學決策,最大可能減少洪澇災害損失。”時任安康水文水資源勘測局水情科長的朱前斌不僅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2010年7月14日至19日,一場暴雨從漢江上游沒江侵襲而下,籠罩著秦巴山區,漢濱、漢陰等縣區出現了200毫米以上的降雨過程,紫陽縣茅壩關站最大1日降雨215毫米,重現期為100年一遇。面對狂怒的暴雨和滾滾而來的不斷刷新記錄的洪水,朱前斌沒有伴隨著群眾撤離,而是不顧自身安危、主動迎洪水而上,親自到一線水文站檢查指導各種數據收集和匯總,并迅速做出科學預測,第一個吹響了防汛搶險的“集結號”。在這漫長而又短暫的6天里,朱前斌沒有回家,渴了就喝一瓶礦泉水,餓了就吃一碗盒飯或泡一碗方便面,困了就躺在值班室的沙發上打一個盹。他親自接收處理數據,汛情會商,制作洪水預報,撰寫水情分析材料,先后滾動制作發布水文預報29期。據此,省防總緊急啟動了漢江防汛Ⅲ級應急響應行動,安康市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撤離群眾7.12萬人次。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正是朱前斌等水文工作者的科學預報作為“防汛、搶險、撤離”的基礎依據,充分發揮“耳目”職能,切實起到“尖兵”作用,創造了在漢江干流安康段出現50年一遇的大洪水中無一人員傷亡的奇跡。作為肩負著百萬安康人防汛預警責任的安康水文人,他們永遠都是堅守在防汛一線的幕后英雄。
        
        朱前斌努力守護著安康人民的安康,但是卻始終愧對家人的安康。97年汛期,朱前斌的妻子得了帶狀皰疹住院治療,妻子知道他工作的責任重大,理解他回不來,怕他工作分心,病情嚴重到打嗎啡止痛都沒有告訴他。等到汛期結束回家,妻子已經痊愈出院了。聽聞妻子的病情,朱前斌愣住了,眼淚一下子涌出來,他又愧疚又心疼;而他的孩子從5歲起就知道一下雨,爸爸就要上班去,不能陪自己了。懂事以后,不論是自己、媽媽以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事盡量都不告訴爸爸,而是和媽媽一起想辦法解決,很多事情朱前斌都是回家之后才知道。如今,在朱前斌的潛移默化地影響下,他的孩子從事了水文工作,子承父業,努力為守護人民的安康貢獻著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十五年的付出,測取了海量數據;十五年的堅守,繪就了江河的圖譜。這就是朱前斌,以及像朱前斌一樣的水文人。水尺是與他們日夜相伴的知音,小舟是他們抗擊洪流的戰友,水漲水落都牽動著他們的每一根神經,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永遠是他們用生命的堅守。
        
        平凡崗位寫春秋,守護千萬家安寧,為他們點贊。ㄎ/曹雅杰)
      責任編輯:艾米杰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帝意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