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重構新的詩歌秩序

      來源:西部決策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6-19
         
        今天,我們在這里,以百年詩歌為題,回望評點中國新詩走過的一百個年頭。我們在紀念這種我們已擁有百年的文學形式的同時,不應忘記或者說應當警醒的是,此時,中國新詩也正來到了一個關于立場、方向、情懷、傳播的臨界點、思考點。同時,我們所面臨的另一個不容回避的詩歌問題就是,當代新詩如何將中國千年詩歌與西方現代詩歌融合交匯,繼承、創新、堅持、拓展;诖,我做如下發言,有不對之處請各位詩界大家、青年才俊批評指正。
       
        當代的詩歌現狀。長期以來,我對中國新詩的發展一直保持謹慎樂觀的態度,換言之,就是在我的詩歌閱歷和有限的詩歌閱讀中,詩歌復蘇有目共睹,詩壇蓬勃如春天之樹。特別是近年來,隨著技術進步和傳播手段更新,特別是有了微信等自媒體以后,中國詩歌的創作與閱讀,可以說有了廣泛的、廣義的、全新的重構與傳播,甚至可以說,當下是有詩以來,詩歌寫作與閱讀最民間、最大眾、最廣義的一個時代。
       
        有詩以來,詩歌作為一種高雅的文學藝術形式,從來都是屬于上層階級和貴族式的,可以說詩歌創作是掌握在知識分子的手中,但是,詩歌又有他民間、民眾的本質屬性。以我們的詩歌圣經《詩經》為例,《風》《雅》《頌》三百篇,《雅》《頌》都是知識分子與貴族自娛自樂、歌功頌德之作,現在我們在坐的有幾位能背出它們的幾篇,而恰恰是來自于民間的《風》卻傳唱千年,成為我們每一個人敬畏的星空。
       
        如果說,對中國當下詩歌是喜中有憂的話,這就是喜,而更多的時候,引發我思考的卻是那個憂。我憂的是什么呢?是那些充斥著各級報刊、自媒體、微信朋友圈,那些毫無詩境、詩意、詩況、詩味、詩感,庸俗無聊、寡淡無趣的口水詩,散文化分行詩和超魔幻的所謂寫給未來人看的探索詩,仍然在詩歌“市場”上和大眾傳播中有著程度不同的存在和衍生。
       
        詩歌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吟唱。真正的詩歌一定要說出人間之美、人性之善、人世之痛、人生之苦、人心之暖、人類之愛,說出人生不能說出的黑與白。詩歌應該關注人民的生存狀態,人民的生存狀態就是我們詩歌的詩向所指、詩維所在,要替人類、替社會發出那一聲吶喊,唱出那一聲呻吟,說出那一刻的存在。
       
        詩歌,有著與生俱來的傳播功能,所以,它就給我們詩人提出了一個重大命題,那就是對讀者審美情趣和審美價值、審美評判的引領。那么,用現代的話來講,詩歌作為一種高雅的、高貴的精神文化產品,如何既能對標市場、對接讀者,又要引領市場、引領讀者。這就需要詩人也同樣需要一種與生俱來的文化自覺和詩歌自覺,當然我們也期盼詩學評論家、詩歌批評家和文化管理者們的積極參與和引領。
       
        我所認為的詩歌的立場。詩歌是有人民性的。詩人作為社會生活中的一員,要有人民立場、人民觀點、人民思維,知人民冷暖、懂人民心思。我以為,在這里人民就是讀者,詩人心中必須有讀者。一個民族、一個時代,需要屬于這個時代的良心與詩意重建,這就是我認為的當代詩歌的立場。
       
        現在,詩壇熱鬧非凡,卻出現了兩極化的分級,也就是我上面講的,一種是缺乏詩意的口水詩,一種是讓人讀不懂的魔幻詩,我個人認為詩歌作為這個社會的良心,一定要讓讀者讀得懂,讀懂總比讀不懂好;赝姼枋,凡是流傳至今膾炙人口的,他一定是廣大群眾、廣大讀者讀得懂的詩,凡是大眾耳熟能詳的詩歌名篇都是以讀得懂為前提的詩歌經典。那些孤芳自賞的、哼哼唧唧的、裝神弄鬼不知所云的詩,那些脫離讀者、脫離群眾、顧影自憐、自話自說、意境游走、意向迷離的詩,不僅讓詩人的創作與立場進入了誤區,也會把讀者和這個重又復蘇的閱讀世界帶入誤區。所以,作為中國當代詩人,我們有義務、有責任,維護中國新詩這一繁榮興旺態勢,千萬不要辜負了廣大民眾廣大讀者,閱讀詩歌、朗誦詩歌、傳播詩歌的熱望,千萬不要以自己不可接近的作品和姿態再一次讓讀者遠離詩歌,這是當代中國詩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詩歌的方向與功能。詩歌作為文學圣殿里的皇冠,皇冠上的明珠,崇高與神圣自不待言,但它畢竟是文學部落中的一個品種。毫無異議,它也具有娛樂、審美、傳播、教化、批判等文學對社會的應有功能。我以為,詩歌的審美與教化功能,是諸多功能中的不可忽視的功能,現實中的一些詩歌,往往只重通感,不碰現實,只重“上天”,不重“落地”,往往只有“我”,而沒有“我們”。試想一下,沒有“我們”的“我”,”這種“我”的還有什么價值和意義。
       
        千百年來,詩歌以靈性之光澆灌著我們的精神,滋養著我們的靈魂,點燃著我們的理想,吶喊著我們的憂愁,這樣一種滋潤,一種撫慰,一種點燃,已經成為我們這個民族最重要的文化符號與密碼,這就是詩歌的力量。
       
        當然,作為詩歌的作者,或者詩歌的讀者,我們都不能強加給詩歌更多的功能和重任。但作為詩人,我們不能寄望詩歌于我們個體的、庸俗的功名與利祿,詩人就是那個寫出了詩歌,而又安靜地坐在書桌旁的人。讓詩歌的歸詩歌,詩人的歸詩人,這樣我們在新詩百年的今天,以詩歌的名義聚在這里,我們的心中就會涌起一股清流,而這股清流,正是當下詩壇,正是中國詩歌,走到今天最可寶貴的。讓我們為這股清流贊美并喝彩!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陜)字第795號 陜ICP備15005679號-2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