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新華全媒+|新疆棉農老陸:春播希望 秋收幸福

      發布時間:2021-11-03 來源:新華網 人氣:
         
       

        拼版照片:左圖為春播時節,陸高林手捧棉種站在三道溝村的棉田里(4月15日攝);右圖為秋收時節,陸高林手捧棉花站在三道溝村的棉田里(10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春播時節,陸高林父子和雇來的工人一起操作機械在棉田里播種(4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中圖為夏季田間管理時,農業植保無人機在陸高林家的棉田里打藥(7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下圖為秋收時節,陸高林雇來的采棉機在棉田里采收棉花(10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春播時節,陸高林父子和雇來的工人一起操作機械在棉田里播種(4月15日攝);中圖為夏季田間管理時,農業植保無人機在陸高林家的棉田里打藥(7月15日攝);下圖為秋收時節,陸高林雇來的采棉機在棉田里采收棉花(10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春播時節,陸高林父子和雇來的工人一起操作機械在棉田里播種(4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春播時節,天剛亮,陸高林(左)和兒子陸德文來到棉田播種,作業前,父子倆在駕駛室調試導航終端設備(4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春播時節,陸德文駕駛采棉機在棉田播種,兩名工人在車后跟隨保障,隨時進行壓地膜、補充棉種和處理故障等作業(4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陸高林在一片已播種的棉地里清理滴管管道設備,為出苗時的水肥供給做準備(4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盛夏田間管理期間,陸高林的兒子陸德文(左)騎摩托車帶著農業植保無人機操作手圍著棉地規劃飛防作業路線(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盛夏田間管理期間,農業植保無人機在棉田噴灑農藥,陸高林在一旁觀看(7月15日攝)。今年老陸家第一次雇人使用無人機進行飛防作業,以往都是開拖拉機進棉田打藥。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盛夏田間管理期間,陸高林(右)和沙灣市一家農業服務團隊負責人王福珖在棉田里談論農業植保無人機作業特點(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盛夏田間管理期間,雇人使用植保無人機后,陸高林不用再像往常一樣駕駛拖拉機進棉田打藥,農活變得更為輕松高效(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盛夏時節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拍攝的陸高林家的棉田(7月15日攝);下圖為秋收時節在相同地塊拍攝的陸高林家待采收的棉田(10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春播時節,陸高林開車載著農資去棉田干活(4月15日攝);下圖為秋收時節,陸高林在新換的越野車內等候采棉機轉場(10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秋收時節,雨過天晴,落日余暉灑落在陸高林家待采收的棉田里(10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在一塊待采收的棉田,陸高林手捧棉花,貼面感受棉花的質量(10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秋收時節,陸德文展示自己使用無人機為自家和其他農戶棉田打落葉劑的飛行數據(10月19日攝)。在親身感受過無人機飛防作業的便捷后,老陸家在今年8月買了一臺。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秋收時節,雨過天晴,因擔心棉花過濕而影響采收進度,陸高林急忙到棉田手摘棉花,感受水分是否過高(10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雨過天晴,因擔心棉花過濕而影響采收進度,陸高林急忙來到棉田摘了一朵棉花,放進嘴里咬破棉籽,看棉花被雨水淋濕的程度(10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秋收時節,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的棉田里,陸高林打電話聯系采棉機老板(10月19日攝)。秋收季,采棉機炙手可熱,陸高林家耗時一周多才成功找到采棉機。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夜幕降臨,陸德文在棉田里守候采棉機轉場(10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夜幕降臨后,陸高林(右)在等待采棉機轉場,并與采棉機老板商量棉花采收進展(10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陸高林雇用的采棉機在棉田里采收棉花(10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陸高林(右)和兒子陸德文使用儀器檢測已采收棉花的濕度(10月23日攝)。棉花售賣時,軋花廠會對棉包進行質量抽測,濕度過高會影響價格。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這是在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大泉鄉三道溝村拍攝的陸高林家的棉田(10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畫面左側為已采收的棉田,棉包擺放在地上,待價格合適時,這些棉包將被運往軋花廠售賣;右側為待采收的地塊。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秋收時節,陸高林的大孫女在一片待采收的棉田里奔跑(10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周末,家住市區的小孫女來到正在采收的棉田玩耍,陸高林抱起孫女逗樂(10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56歲的棉農陸高林家住新疆塔城地區沙灣市,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產區,全市2021年種棉超176萬畝,種棉是當地棉農的主要收入來源。

        談起種棉,陸高林帶著深深的感情:“種棉就圖個生活踏實,要是哪天不干,心里肯定空蕩蕩的。” 從準備春播,到夏秋灌溉、除草、打藥等,最后在秋季采收,這是陸高林多年的忙碌節奏。

        不過,近幾年,棉花種植、采收方式卻已發生巨大變化。

        人工采棉時期,老陸家最多種七、八十畝地,單采收棉花幾乎就要耗時兩個月。得益于農業機械化,加上土地流轉,老陸家今年將種植面積擴大到960畝。陸高林說:“一家種近千畝地,這在以往是不敢想象的。”

        規;N棉為本村和周邊村莊的富余勞動力提供了掙錢的機會。每到農忙時節,都會有村民主動聯系陸高林做零工,增加收入。

        此外,機器播種、無人機打藥、采棉機采收,這些新潮的種棉方式大大提高了農活效率和質量。與往年拖拉機打藥不同,今年夏季田間管理時,陸高林請人進行無人機飛防作業。這種又快又好的作業方式讓老陸下決心自購了植保無人機。在完成培訓后,他開始自主操作作業。

        十月的棉花采收季結束后,陸高林又在醞釀更大的計劃:明年,聯合其他農戶,合資約600萬元購買采棉機,既能方便自家,還可以采棉多掙錢。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帝意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人妻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samp id="kbryq"><rt id="kbryq"><sub id="kbryq"></sub></rt></samp>
        <tr id="kbryq"></tr><pre id="kbryq"></pre>
          <output id="kbryq"><strong id="kbryq"><div id="kbryq"></div></strong></output>
          <p id="kbryq"><ruby id="kbryq"><tt id="kbryq"></tt></ruby></p>